人間異語:蹉跎婚期 只好花錢買春宵【2011/11/30 蘋果日報】

十一月 30th, 2011 by a3516787

Q:為什麼喜歡買春?

A:去嫖就好像在獵豔,要用盡方法找到自己心動的獵物,而且每次都有不同收穫。記得以前當兵休假,同梯第一次帶我去豆干厝找小姐,在鐵皮屋的巷子裡穿來穿去,那種感覺彷彿探險一樣,既緊張又興奮,當安全進到店裡後,眼看各種臉蛋、身材的小姐供客人挑選,過程簡直充滿驚喜,從此我就愛上這味。

出社會工作後,有空我就會去色情指油壓、制服店、私娼寮、應召站等,每個月起碼消費7、8趟,大部分薪水都用來開查某,後來越玩越兇,不惜跑遍北中南,形形色色的特種行業我都試過。

尋幽快感如挖寶

每次照著線索找出店家所在,同時也在享受尋幽探祕的快感,有時發現新開的店,有剛下海或者外型、功夫都不錯的小姐,那種滿足感就像挖到寶藏。

Q:目前在專區外性交易,娼嫖都罰,對你有影響嗎?

A:影響可大了,政府還沒規劃專區要設在什麼地方,法令就開始實施,擺明就是趕人上絕路。前陣子晚上到萬華閒逛,發現街上冷冷清清,管區有事沒事就到處巡,嚇得流鶯都不敢明目張膽接客。現在想找小姐的管道也越來越難,除了到店裡消費很危險,就連帶小姐去汽車旅館都不安全,萬一遇到臨檢只能乖乖被罰,而且最高罰3萬塊,都夠老子1個月玩好幾趟。

從前買春的趣味也徹底消失,別說到外縣市走透透發掘好玩的特種行業,就連我常消費的半套指油壓、酒店、理K、私娼都不太敢去,就怕突然被條子逮個正著,那真是衰到爆。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真的想嫖也不是沒辦法,現在比較安全的方式就是找應召站,可是業者把關很嚴,每位客人都要先認證,除了透過熟人介紹,還要有通關密語才能消費。

時下應召站都很有系統和規模,業者還替小姐租套房來做生意,確認過男客身分沒問題,才告知小姐套房的地點,由於最近抓得緊,屋外不但裝了監視器,還有人暗中顧著,因為開在一般大樓裡,比較不容易被取締。另外,應召站還提供美眉外送到家的服務,除非警察有搜索票,否則大可安心跟美眉快活,不過相對價錢也比較貴,行情起碼5千塊起跳。

Q:既然買春越來越難,有想戒掉嗎?

A:其實我也考慮過成家,只是從前年輕愛玩,喜歡自由自在,不知不覺到了30幾歲,當我開始想找個伴,卻發現自己條件不夠好,根本沒有女生會看上我,現在女生挑對象都要3高,學歷、薪水、職位都要高,像我這種高中畢業、社會基層勞工,誰會願意跟我交往?而且我月薪也才4萬塊,想娶外籍新娘都不夠格,沒本事討老婆,但我也有生理需要,只好花錢買一刻春宵,即使最後還是會空虛,總不能下半輩子都不近女色。

特約記者黃惜時採訪整理

Posted in 性工作 | No Comments »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and may delay your comment. There is no need to resubmit your comment.

分類

其它

彙整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