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捐精者的忙碌生活:每月約見10至15名女性【2012/04/29 北京新浪網】

四月 30th, 2012 by a3516787

荷蘭人艾德﹒霍本從向精子銀行捐獻,變成一名私人精子捐獻者,直接與想懷孕的女子見面。

精子銀行每次治療費用在3000至4000歐元之間,很多人無力負擔。艾德﹒霍本為那些因為時間、金錢或其他原因不能走正式人工授精渠道的人提供另一種解決辦法。人工授精在歐洲

荷蘭人艾德﹒霍本已經有了82個孩子,還有10個即將誕生。他是一名私人精子捐獻者。他的孩子遍佈荷蘭、德國、西班牙、比利時、紐西蘭等多個國家。他說他的目標是讓孩子的母親們幸福。他每個月約見10至15名女性,不收取報酬,甚至願意「送貨上門」。

在趕去孕育他的第83個孩子的路上,艾德﹒霍本走進柏林舍訥費爾德機場D抵港大廳。他穿著一條有著多個脹鼓鼓口袋的登山褲,一件羊毛衫,背著一個大背包,背包一側的口袋上裝著一瓶水。「哈囉」他打著招呼,一口荷蘭口音,「羅」說得特別重。他徑直走向巴士站,顯然在趕時間。因為要和他一起造孩子的那位女士準備早點上床,他們晚上還有安排。

霍本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長途旅行去見女人了,現在,大多是她們登門拜訪他。但也有緊急情況,比如這一次:這位女士月經週期進入第11天───就是說距離排卵還有2天───沒有人可以照看她的寵物貓。她正在城市另一頭的一個小公寓裡等待霍本的到來。她將一個充好氣的床墊放在客廳,穿上漂亮的內衣。

霍本在雙層巴士的頂層找了個座位坐下。他在柏林已經有3個孩子。剩下的79個分佈在其他城市其他國家,包括比利時、義大利、荷蘭、西班牙和紐西蘭。霍本已經將他們的名字、出生日期和性別記錄在一張Excel表格中。最大的孩子已接近9歲,最小的衹有2個月。他又往嘴裡扔了一顆薄荷糖,打了個哈欠。「我的睡眠荷爾蒙開始工作了,」他說,「但現在還不能睡覺。」

他走下巴士,在Rudow區換乘地鐵。地鐵停在赫爾曼廣場,他必須再換乘巴士,因為有段地鐵正在維修。整個行程非常累人。他看了看手錶,幾乎已經11點。「很快,」他說,「就沒有多少浪漫的機會了。」

他們計劃今晚和第二天早上分別嘗試一次。「嘗試」是指和他通過鏡子捐獻網站sperm aspender.de結識的女人性交。

霍本是一名精子捐獻者。他無償將自己的精子捐獻給想要懷孕的婦女。據他自己估計,他的成功率高達80%。他幫助成功懷孕的女人中有10位醫生。現年42歲的霍本是一名歷史學家,在他看來,孩子的母親受過良好的教育很重要。她們還必須身體健康,不吸毒,不攜帶愛滋病病毒,沒有肝炎、梅毒、淋病和其他性傳染疾病。沒有細菌導致的疾病。他要求她們提供健康檢查報告作為證據,他也提供自己的醫療報告,包括精子分析。如果精子數量少於每毫升2000萬則說明懷孕幾率不高。8000萬至1億則幾率較高。而霍本笑著說,他的精子數量約為1億「或者1.1億」。他在巴士上高聲地談論這些問題,就像在討論一個菜譜,而他是一名了不起的大廚。

在霍本看來,規則非常簡單。但是事實上,它們比霍本所說的要複雜得多。對於沒有孩子的女人,想要一個孩子並不那麼容易。在德國醫生辦公室和生育診所,實施人工授精採用的是匿名捐獻者提供的精子。精子被直接送入女患者的子宮。為了保證質量,德國醫生們編寫了36頁的行為指南。這些醫生大多又是精子銀行的老闆。在德國一共有約12所精子銀行。

簡單地說,精子銀行對顧客和精子捐獻者都有一定要求:未來母親是異性戀者,最好已婚,她們的身份不會對捐獻者透露。根據指南,捐獻者年齡不超過40歲,精子質量必須達到10項檢查標準。授精手術將被記錄在案,檔案將保存30年。精子銀行每次治療費用在3000至4000歐元之間。它們向捐獻者───大多為學生───每次支付100歐元報酬。

每年,在德國估計有1400名女性通過正式精子捐獻懷孕。其他人選擇去國外,比如西班牙和英國接受治療,這些地方規則不是那麼嚴格。精子銀行也樂意接受女同性戀伴侶或單身女性為顧客。還有的人則給住在馬斯特里赫特的艾德﹒霍本寫電子郵件,除了健康要求之外,他對尋求幫助的人沒有任何限制。他為那些因為時間、金錢或其他原因不能走正式人工授精渠道的人提供另一種解決辦法。

在德國,立法者對於一個孩子的孕育方式並不感興趣。對於一個人可以擁有多少個孩子也沒有限制。艾德創造了一個超級大家庭。雖然他並沒有違反法律,但卻並非沒有風險。根據霍本和女人們達成的協議,他沒有任何權利和義務,比如支付孩子的撫養費。但是如果有一位女士改變了想法,這些私人之間的協議在法庭上毫無意義。霍本將被裁決支付孩子的撫養費,在孩子出生後的前3年,還必須支付母親的撫養費。孩子長大後也可以提起控訴,向艾德索要經濟支持。

霍本走下巴士,又換乘火車,幾個站之後下車,消失在柏林的夜色中。

第二天,他坐在一家咖啡館裡吃午餐,喝一盃熱巧克力。他依然很累。「嗯,這是一個短暫的夜晚。」他說。霍本身高1.9米,偏胖,在充氣床墊上睡得不怎麼好。由於在地鐵和巴士上耽誤了太久,他比預定時間晚了30分鐘。「那位女士不太高興,」霍本說,「所以我們打算今天白天再試一次。」

他說,他們早上已經試了一次。霍本不得不很早起床。那位女士喂了貓,做了新鮮麵包和咖啡。早餐後,她問,「我們到臥室裡去好嗎?」

霍本不知道他這輩子到底「嘗試」了多少次。他每個月約見10至15名女士。一切從他29歲時開始,他沒有女朋友,但想要一個家庭。於是,他去了一家荷蘭生育診所,捐獻了一些精子。他捐獻很多的精子,4年後,足夠生下25個孩子。此時,根據法律,他已經不能繼續捐獻。但是,他不想停下來,於是他又去了比利時一家診所。最終他找到了一個為想要孩子的女同性戀伴侶建立的網站。

也有人通過分類廣告提供服務。典型的描寫如下:「漢斯,28歲,運動型。」但是,在霍本看來,這一方式太粗糙。多數男人會要錢,而且想要保持匿名。但他卻覺得,每個孩子從小就有權利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而無需等到成年後才通過法律渠道找到親生父親。他習慣給那些想要孩子的女士寫一封長信。

霍本說,9年前,他第一次蓄意成為一名父親。為此,他專程到阿姆斯特丹附近一座小城去孕育這個孩子。他從不向未來孩子的母親收取費用,衹要求償還部分旅費。此次約他來柏林的女士付給他130歐元,補償他乘坐飛機和公交的錢。她還負責提供三餐。當他坐在咖啡館裡時,她正在自己的公寓裡做午餐───蘑菇奶油盪、火腿煎蛋和沙拉。他必須在下午兩點返回。他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衹懷錶。還剩下一點時間。

當他決定要第一個孩子時,他告訴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姐。他們都曾是嬉皮士,霍本口中的「無政府主義者」。兩人對他表示祝賀,認為這是件好事情,和獻血差不多。他們認為,他在幫助他人創造生命。他說,「最初,我衹約見荷蘭女人,把精子裝在盃子裡交給她們。」然後他中斷對話。回公寓的時間到了。第二次嘗試安排在午餐之後。

第二天,一名金髮女子走進了柏林另一間咖啡館。她就是約見艾德的女士。她坐下來,要了一盃茶。她身材瘦削,有一雙棕色大眼睛,由於怕冷戴著厚厚的毛線帽子。衹要不透露姓名,她並不介意接受採訪。她顯得很輕鬆。當然,現在她還不知道是否成功懷孕。「現在還很難有任何感覺,」她說,兩週後在平常來月經的時候她將知道更多信息「時間很快就會過去。」

她抬起頭,害羞地笑著說:「昨天壓力很大。」早上第一次嘗試很順利。但下午第二次嘗試則不太成功。最後她說:「他的身體狀態已經不那麼好了。」

過去5年,她一直想要一個孩子。在這個問題上她都成了一名專家。「有的人說,妳不能一天做兩次。但是做兩次意味著精子在身體裡多待5個小時。」她認為這可以增加懷孕的幾率。她做了很多她認為有助提高懷孕幾率的事情。在每次嘗試後,她會平躺15分鐘。她不喝酒,改變了飲食習慣,增加脂肪攝入,偶爾吃冰淇淋。她更喜歡「自然方式」,即和捐獻精子的男人發生性關係。

「對於這個問題,我非常實際。」她說,她也有一些自己的規則。她不介意親吻。她會穿上漂亮的內衣,但不是最好的。結束後,平躺的15分鐘裡她會和他簡單交談一下。

作為曾長期在美國工作的擁有博士學位的分子生物學家,她很清楚該怎麼做。她研究過很多複雜的生物問題,包括涉及蛋白質、遺傳編碼和DNA排序的問題。她曾有過幾個男朋友,但是在那期間她並不想要孩子。然後,她滿了30歲,決定想要一個孩子,但這時她已經沒有男友。「妳真的想等待那個命中注定的人到來嗎?」她問自己。她開始上網搜索,一開始衹找到一些色情網站。然後,她碰到了sperm spender.de,翻閱了幾個精子捐獻者的檔案。

格哈德───身高:1 .83米。年齡40歲。頭髮:濃密。是否戴眼鏡:是。是否全國範圍內捐獻:是。方式:自然。婚姻狀況:有固定伴侶。

馬庫斯1976───身高:1 .72米。年齡:35歲。頭髮:濃密。體型:稍胖。

最初,她選擇了一名有兩個孩子並公佈了體檢報告的警察。但是,他不停地要求在停車場見面,即使在她不可能懷孕的日子。這讓她頓生懷疑。後來她又見過一名建築師,但他出汗太嚴重。之後還有一名拉丁舞者,但此人不太可靠。

她中斷了幾年,最後在網上創建了自己的檔案。馬斯特里赫特的艾德﹒霍本與她取得聯繫。他給她寫了一封長信。艾德與眾不同。去年12月,她第一次見他,之後每隔4周見一次。艾德可靠、熱心、知道如何談論愛情。她從沒有和人談過這個話題,無論是和其他精子捐獻者、前男友還是自己的父母。和艾德見面後,她不再去舞蹈俱樂部,不再上網找人打發時間。她把時間都用來找一份新工作和等待艾德。她根據自己的月經週期安排生活。

「艾德絕不會帶來任何問題。妳甚至不會注意到他。」她說。但是昨天下午還是出現了問題。他知道他著急趕6點的飛機。她應該在4點時聽到教堂的鐘聲。她臨時改變了主意,決定選擇盃子方式(將精子裝在盃子裡)這種方式更快捷。盃子裝滿之後,她用一條毛巾包起來,放在散熱器上保持溫度,然後騎車去藥店買了一根注射器。回家後,她慢慢地將精子注射進自己的體內。

那時,艾德已經離開很遠了。他回到機場,再坐飛機返回馬斯特里赫特,回到自己居住的公寓。當晚他還有客人。一對來自德國亞琛的女同性戀伴侶。

兩天後,他打開房門。來自亞琛的那對同性戀伴侶依然沒有離開。艾德走進房間,在電視前的躺椅上躺下。旁邊餐具櫃上有一個數字相框,圖像每兩秒變化一次。顯示他的82個孩子的面孔。「多麗絲……愛麗莎……艾米莉……艾米莉……芬」,艾德一個個念出他們的名字。

1979年,他和母親搬進這間公寓,當時他衹有10歲。他的賣鞋的父親剛剛離開他母親。他22歲的哥哥死於多發性硬化癥。在哥哥下葬後,所有人都走了。艾德走到棺材邊,發誓他永遠不要再忍受這樣的痛苦。他知道如果和別人走得太近,就可能經歷同樣的痛苦。他同樣可能失去他們。於是在那之後,他試圖迴避他人。

他經常逃課,他的母親也願意給他寫病假條。他是個胖乎乎的孩子,高中畢業後,他去軍隊服役,在汽車修理部記賬。後來他成了普通士兵,曾被派駐德國。退役後,他返回馬斯特里赫特,在大學學習歷史。然後他成了一名城市嚮導,繼續和母親住在一起。直到這時他的人生中並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事情。

女人讓他覺得像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生物。女人們都喜歡英俊的,身材好的男人而不是像他那樣的。學生時期,艾德有時在派對上喝酒後也會和女孩接吻擁抱,這就是他的全部浪漫生活。換句話說,2002年,當他開始私下向女人提供精子時,他沒有任何性經驗。

他沒有告訴自己的母親任何事情。晚飯後他登門拜訪那些女人的公寓。最初,她們都是住在附近的人。他消失進一個房間,不久後拿著一個裝滿精子的盃子出來,交出盃子。再開車回家,回到自己的房間,悄悄躺下。

2004年,他碰到一對夫婦。男子是荷蘭人,患有不育癥,女子是南美人。他們明確告訴他,他們不衹想要一盃精子。這位丈夫說,他們希望他們的孩子在自然的親密的、有激情的方式下孕育。他的妻子教會34歲的艾德什麼是激情。在那之後,霍本熟練掌握了自然的方式。讓他感到驚訝的是,其他想做母親的人也願意和他發生性關係。她們可能是同性戀者、可能是經過丈夫同意的異性戀。有時他們會在旁邊看。或是出去散步、看電視。

2005年,霍本把捐獻精子的事情告訴了他母親,但她並沒有說什麼。2007年,她搬進了一幢帶電梯的公寓。從那之後,女人們開始光顧霍本的公寓,就睡在客房,也是霍本的原來的房間。他自己洗衣服,但他母親依然給他熨襯衣,打掃公寓。他每週帶她出去吃兩三次飯。在他不和母親見面的日子,經常有女子或夫婦登門拜訪。

42歲的克里斯蒂娜站在霍本的廚房裡做晚餐。她的32歲的妻子正在客房裡。因為她不想被看到。她們倆是第一次來馬斯特里赫特。她們晚了。這是月經週期的第13天,最後一天,最後的機會。他們衹嘗試了1次,就是在第一天晚上。

克里斯蒂娜在切洋蔥。她曾經和一名男子結婚,生了一個孩子。過去5年,她和妻子一直嘗試要自己的孩子。她們有一個舒服的家,原本想要收養一個孩子,但是,在她們居住的地方,同性戀伴侶成功收養孩子的幾率很小。她們從沒想過去精子銀行。她們還希望孩子從小就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於是,她們開始詢問周圍的朋友,通過同性戀圈子,通過男女同性戀協會打聽消息。她們找到了一些人選,但是過程非常困難。她們最後找到了一名45歲的「非常想當父親的」同性戀男子。她們和他嘗試了一年,用盡各種方法:盃子、醫生的方式、試管。結果這名男子的精子衹有20%還能游動。在這個過程中,克里斯蒂娜和她的妻子學會了很多東西。但現在,她們花光了錢。為了孕育一個孩子,她們花掉了2萬歐元。現在,艾德﹒霍本是她們唯一的選擇。

霍本從躺椅上坐起來,走進書房。在書架上擺放著一些歷史書。書桌上有幾個小雕像,包括一個孕婦雕像。他打開電腦,打開E xcel文件,大聲讀出名字。他衹按照年份計算了一個總數。2011年總計誕生11個孩子。歷年總計:45個女孩,35個男孩。這就是他的賬本。他還不知道其中兩個孩子的性別,他們的母親沒有告訴他。他也沒有問。這是雙方達成的口頭協議:雙方對另一方都沒有任何責任和義務。但是,多數母親願意保持聯繫。他們會在聖誕節寫信,寄來孩子的照片。霍本從不回信,他說太花錢了。在浴室的牆上有兩本孩子們的日曆。他想了一個辦法幫助他記住數碼相框中的孩子們的名字,當然照片是按字母順序儲存的。

「目前有10位女士懷孕了。」他說著關掉Excel文檔。然後,他又打開sperm asender.de網站,在上面又收到幾個要求。他一邊說話,一邊將名字剪貼到電子郵件開頭,再將寫好的長信粘貼到郵件中點擊「發送」。

霍本關上瀏覽器和電腦上所有其他窗口。桌面衹剩下屏保,是一張年輕漂亮的西班牙女子的照片,長長的棕色頭髮。「我的女朋友。」霍本解釋說。他看了這張圖片很長時間,最後說:「是的,她也是向他借精子的女子。」艾德認識她衹有3個月。她是他的第三任女友。前兩個也是通過精子捐獻認識的。第一個無法接受他繼續捐獻精子。第二個也離他而去。他第一次體會到心碎。

自從成為精子捐獻者以來,霍本才開始經歷別人通常在青少年時期就會經歷的事情:第一次做愛、第一次戀愛,第一次失戀。他也學會了,在痛苦分手之後,生活依然會繼續。42歲的他開始彌補青少年時期錯過的東西。

他說,「我的女朋友說,我做的事情衹讓我更有趣。」她很快又將來拜訪他。可惜的是,迄今為止,她還沒能懷上孩子。當被問到,他是否會為他的女朋友停止現在做的事情。霍本回答說,「不。」然後,他又猶豫地補充說「也許。」

現在,他還沒有考慮終止自己的精子捐獻事業。他還在和一名越南女子聯繫。還有女子───暫且叫她皮婭───想要再和他要個孩子。皮婭已經和霍本有了一個孩子。一個2歲半的男孩,名叫馬克斯,霍本的第59個孩子。40歲的皮婭住在德國某大城市。她的戀愛關係總是非常短暫。她總是在交往8個月後提出分手。她在父親和哥哥的陪伴下進了產房。她參加的是專為單身母親開設的產前學習班。她衹到馬斯特里赫特去拜訪了霍本一次。在那裡她選擇了盃子而非自然方式。她說,她想要獨自完成這事。她走進客房,將一個靠墊放在屁股下面,打開音樂,點燃蠟燭。她說,「我想要給自己造個孩子。」現在,皮婭每天從托兒所接這個孩子回家。

但是,自從馬克斯出生以來,她幾乎每天都要和青年福利辦公室打交道。她領取失業救濟,青年福利辦公室負擔通常由孩子父親支付的撫養費。如果她被發現在申請表上撒謊,將需要交還所有的錢,還將因「救濟金詐騙」受到指控。

政府機構做了詳細的調查。皮婭被要求列出馬克斯出生前曾經和她有過性關係的所有人的名字。然後,子女撫養費機構的員工們像偵探一樣,一個一個地和這些男子取得聯繫。

皮婭需要錢,所以她撒了謊,但她同樣需要這個孩子。她說,她比任何時候都快樂。馬克斯有81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霍本和眾多的女人生下了孩子,這些她都不在乎。她說,「他給了她們每個人特別的感覺。」當其他的孩子問馬克斯他的父親是誰,他什麼都不說。皮婭給他買了一本針對4歲及以上孩子的性教育書,他們偶爾一起翻看。書的主角是一位沒有丈夫的母親,但她認識的一位友好的男子把自己的精子給了她。

每年,皮婭和馬克斯都會拜訪這位友好的男子。為了迎接他們,霍本會在馬斯特里赫特租一家餐廳,同時邀請他所有的孩子。上次聚會時,來了15個孩子。那是在5月。每個人都坐在室外一張長桌上。艾德給了每個孩子一份禮物,一個小球。

皮婭描繪了馬克斯如何邁著小步子走向艾德,她說這很反常,因為他通常並不是一個大膽的孩子。馬克斯在「艾德爸爸」的腿上坐了一會。然後他們就離開了。

像艾德所有的孩子一樣,馬克斯也繼承了他的中間凹陷的圓下巴和一雙大腳。孩子們大多繼承了母親們的眼睛。他們現在還很小。當他們長大後,將開始問問題,並想要知道答案。也許他們想要和他建立親密的關係,要求父愛,或者他們也許想要經濟支持。

當被問到,他是否擔心這類事情時。霍本回答:「擔心什麼?」假如有一天,他們一起找上門來,他說,「這將是我所希望的」,如果他們想要錢,他說,我沒錢,反正肯定無法負擔80多個甚至上百個孩子的生活。

一天晚上,艾德坐在馬斯特里赫特一家燒烤餐廳裡,身穿一件印有德文「警察」字樣的綠色T恤。他享用著一大塊牛排,喝著紅酒。他用一張紙巾搽干凈手。用拇指摸了摸他的大肚子。體重現在已經不再讓他感到困擾。他說,維多利亞、喬安娜還有其他所有的女人都說,他現在這樣挺好。

現在,當女人們登門拜訪,他喜歡她們做他最喜歡的食物───都是肉食。這是件新鮮事。同樣新鮮的是,他不再帶著她們遊覽城市。在她們逗留期間,他不再整天待在家裡。他要求女人們把照片發給他看,現在他希望她們不要太高或是太胖。75%的情況下,他會和她們發生性關係。

他說,「我的女朋友說,我很男人。」網絡論壇邀請他到遠至美國的地方談論作為私人精子捐獻者的感受。他一邊切牛排,一邊滔滔不絕。看上去興奮得像是喝醉了。吃完牛排後,他掃了一眼他的手機。又有一條來自sperm aspender.de網站的信息。來自一名當天下午曾給他發過一條短信的女子。她想要見面。

原文:Barbara Hardinghaus

原載:《Spiegel》

網址: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europe/0,1518,827123,00.html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1世代哈利裸身戲水 青春胴體驚見4顆奶頭【2012/04/27 NOWnews】

四月 27th, 2012 by a3516787

娛樂中心/綜合報導

英國人氣男團「1世代」青春無敵,魅力風靡全球少女,人氣旺到不行!本月初1世代首次赴澳洲宣傳,團員把握空檔時間出海戲水,團員哈利被拍到多了兩顆奶頭,他大方坦言:「對啊!我有4顆!」。

兩年前,「1世代」(One Direction)因參加英國選秀節目被網羅出道,5名團員平均年齡為18歲,去年9月他們發行首張單曲《你如此美麗》,空降排行榜冠軍,成績耀眼。11月,1世代推出首張專輯【青春無敵】,在全球已熱賣百萬張。

近日他們赴澳進行巡迴演唱,吸引了數千名粉絲到場力挺,寒冷低溫吹不滅他們的熱情,甚至還有歌迷直接搭帳篷睡在場外,只求能一睹偶像風采。而人氣團員哈利(Harry Styles)被拍到腹肌上面多了兩顆咪咪頭,他爽快承認,開玩笑說:「本來我是雙胞胎,但我的兄弟不見了,卻把他的乳頭留在我身上。」。

關鍵字: 身體 | 無評論 »

市議長同性戀婚禮 政治擺一邊【2012/04/25 世界新聞網】

四月 27th, 2012 by a3516787

紐約市議會議長柯魁英與同性伴侶卡圖洛 (Kim M. Catullo)即將在曼哈坦舉行婚禮。她已寄出數百張請柬,通知親友前來一同慶祝。

「紐約時報」報導,經過多年為同性戀者爭取結婚的權利後,柯魁英將成為全國最受矚目,的同性結婚民選官員之一。

她將於5月19日與卡圖洛在肉類加工區的Highline Stages舉行婚禮,由紐約州前首席法官茱迪絲.凱伊 (Judith S. Kaye)證婚。賓客名單有300人,包括市長、州長和兩位紐約國會參議員。

這個婚禮雖是柯魁英的私事,但她一年後便要角逐市長,所以當中包含了政治意義。

柯魁英在受訪時說:「當中沒有牽涉政治,跟選舉沒有關係。我們要在這一天與親友盡歡。」

但她的個人故事的吸引力,已超越市政廳的記者團。近月來她成為「紐約客 (New Yorker)」和「艾莉 (Elle)」雜誌高調報導的對象,當中刊登她在布碌崙大橋穿著名牌服裝的照片,以及談到她最近減肥和她的訂婚戒指。

柯魁英和她的團隊以謹慎態度,回應新聞界對其婚禮的興趣。在公開談論籌備婚禮的樂趣時,她和助理對事件的細節三緘其口,只說這是一個私人時刻。他們發布請柬副本,並說,雖然不讓記者觀禮,但將會發表一、兩張照片。柯魁英願意一般性的談談婚禮,而任職產品業律師的卡圖洛拒絕受訪。

紐約政壇的長期觀察家說,柯魁英可藉婚禮受益,因這會給她機會提早與選民分享她的故事,並強調她參選的歷史性意義:如果當選,她不僅是紐約市第一位女市長,也同時是領導這個全國最大城市的第一位同志。柯魁英一向予人性情急躁和詞鋒尖銳的感覺,這個婚禮將柔化她的形象。

亨特學院 (Hunter College)政治系教授謝利爾 (Kenneth Sherill)說:「她給人的印象,是一位相當強硬的政治人物。」他說,婚禮可能是柯魁英表現人性化的時刻。

他說:「它會使一個政治人物的臉上充滿溫馨,在這個時刻,我們不會認為政客會是這個樣子。」

但分析師說,柯魁英也須要謹慎,不要顯露出利用這個時刻博取政治利益的模樣。

民主黨的公共關係策略家希爾茲克 (Matthew Hiltzik)說:「兩者極難平衡,但必須要做到。」

他說:「如果你過於著眼,便會遭人詬病。」但他表示,柯魁英和卡圖洛迄今做到了適當平衡。

其他的市長可能候選人,正致力宣傳其生活情況。他們多數是已婚男子,育有子女。曼哈坦區長斯靜格的夫人艾莉絲.布克斯巴 (Elyse Buxbaum)、和公權維護人白思豪的妻子席琳.麥克雷 (Chirlane McCray),最近在社交網站「推特 (Twitter)」張貼子女的照片和近況。(斯靜格和布克斯巴2010年在康州註冊婚,抗議紐約當年不准同性伴侶結婚)。

柯魁英的婚禮也帶來了一些政治風險,因紐約市大多數選民的社會認知仍算保守。

民主黨的政治顧問謝考夫 (Hank Sheinkopf)說:「由於向無先例,我們不知道會出現甚麼反應。」

但皇后學院政治學教授克瑞斯納 (Michael A. Krasner)說,許多不贊成同性婚姻的選民,可能不會在民主黨初選中投票。(目前所有市長候選人都是民主黨籍)。

他說:「我的直覺是,雖然這樣可能在民主黨初選中產生一定的影響,但並不會產生太大作用,因為在初選中投票的選民,不會是那些感到被冒犯的人。」

關鍵字: 同性戀政治 | 無評論 »

眾人皆知,黃耀明何必多此一舉【2012/04/27 華龍網】

四月 27th, 2012 by a3516787

4月23日晚,一連四場的《達明兜兜轉轉演演唱唱會》舉行尾場演出,黃耀明演唱完《禁色》之後,公開宣稱:「我不是同志,但我是一個同性戀者,我是一個GAY佬。」

關於性取向,這話題在黃耀明身上顯得太老舊。正如《禁色》教會我們要有追愛的勇氣一樣,黃耀明同性戀的身份,早因「情到濃時,愛溢與表」成為娛樂圈、媒體圈眾人皆知的「秘密」。

所以,聽耀明唱「別怕!愛本是無罪。世俗目光雖荒謬,為你我甘願承受……」,就知道他一直默認,並不是因為害怕輿論。事實上,他已經在各種場合用行動表現過無數次,就差捅破那一層微薄的窗戶紙。就像當年張國榮和唐鶴德在一起時,發現有人偷拍,卻反而故意去牽唐的手一樣,他們都是坦蕩之人,並為自己驕傲。

不過,哥哥坦蕩自然不留痕跡,只是保護愛人的本能反應。牽手行為,更多是為堵住世俗人悠悠眾口。而今世道已變,即便是同性戀對於複雜的娛樂圈來說,其實也如家常便飯。但信息傳播速度增快,渠道之多,一傳十、十傳百,無數的加料者、傳播者,都可能將小事轉換為公共事件,掀起不必要的波瀾。猶記得,宋丹丹與蔡康永事件,網上粉絲成群謾罵,就造成了不小的社會影響。

對於耀明哥來說,音樂一直處於「叫好不叫座」的狀態,不論市場條件如何,他都在堅持做有創意的音樂,靠著吃老本揮霍著自己的名氣。演唱會此舉,或將壓抑內心最大釋放,得一湧而瀉之快感;同時也為壓軸演唱會,增加最大的亮點。此亮點,已經過前面三天演唱會鋪墊,直到最後一刻揭曉,當然會引起全場轟動。想罷,黃耀明此舉,最終目的也是為了達明一派重組復出得眾人呼聲,不得已「犧牲」自己。

所以,黃耀明宣佈出櫃根本不必大驚小怪,這只是多此一舉的炒作。玉嬌龍

關鍵字: 同性戀政治 | 無評論 »

國際/擁槍及同性婚姻 美民支持增【2012/04/26 中央日報】

四月 27th, 2012 by a3516787

陳淑娟/整理

法新社華盛頓25日電:今天1份探究敏感社會議題的民調顯示,美國人對擁槍權利更加注重,對同志婚姻的立場則更為開放。

這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進行的調查指出,49%的受調者表示維護憲法賦予美國人擁槍的權力很重要,45%則認為應以管制槍枝為先。

皮尤在官網(www.pewresearch.org)聲明,自1993至2008年止,美國人對槍枝議題持的看法丕變,當時大部分的受調民眾較重視槍枝管控。

皮尤也發現,47%的受調民眾贊成允許男、女同性戀婚姻,較2008年的39%和2004年的31%上升許多,但仍有43%的人持反對意見。

佛羅里達州非裔青年馬丁(Trayvon Martin)遭1名白人社區守望相助義工槍殺,引發社會爭議,男子犯案2個月後落網,皮尤在事件餘波下於4日至15日進行這份研究。

民調人員以市話或手機訪問3008名美國成人,誤差範圍在正負3%左右。

關鍵字: 同性戀政治 | 無評論 »

兩性關係/同居倍增 銀髮族不「婚」頭【2012/04/27 Upaper】

四月 27th, 2012 by a3516787

編譯中心

俄亥俄州Bowling Green州立大學對政府資料進行的分析發現,過去10年,美國50歲以上的同居者增加了超過一倍,從2000年的120萬人增加到2010年的275萬人,占2010年全美所有年齡階層大約750萬名同居者的將近3分之1。

但是,專家說,年輕人同居大多是在試婚,銀髮族同居未必有意共結連理,而是出於財務考慮。社會學教授蘇珊‧布朗說,他們想要享受婚姻的利益,可是不要負擔。

這些同居的銀髮族可能有意保護自己的資產,以留給子女;他們也可能已離婚或喪偶,不願因再婚影響退休金、社會安全給付和其他福利;他們也可能不願為對方的醫療費用擔負財務責任。

布朗說,有些人也可能已看破婚姻,不願再跳火坑。她的研究發現,高齡同居者有71%曾離婚,21%喪偶。

布朗說,經濟因素對銀髮族拒婚影響重大,不過有些婦女希望身邊有個伴,卻不想要婚姻帶來的枷鎖。她說:「她們已照顧過一個丈夫和家庭,不想重作馮婦,並覺得結婚會帶來這種期望。」

關鍵字: 同居 | 無評論 »

請平衡報導,這篇報導是利用媒體公器公審弱勢團體【2012/04/23 立報】

四月 26th, 2012 by a3516787

自願尋求改變的人

針對貴報在4月16日〈新聞主題性別假平等 恐同團體政大開講〉的偏頗報導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17226

雖然同志權益及性別教育需要保障,但是其他少數人──自願尋求改變的同性戀掙扎者的權益,也需要被平衡報導。

本人作為一個曾經接受「走出埃及」幫助的一員,對史倩玲這位記者以上的報導,感到明顯嚴重的偏頗,報導失去了另一方的聲音。作為一份負責任的報紙,作出專業的平衡報導只是最基本的操守,但有關報導沒有採訪「走出埃及」負責人、同性戀過來人的聲音、其他不同於同志主流意見的相關團體,以及其他不同意見的人的看法。

該篇報導非但沒有平衡處理,反而利用媒體公器私用,公審其他弱勢團體 (自願尋求改變的同性戀掙扎者的基本權利),失去媒體專業倫理,採訪若只偏向一方的論述,就顯然失去專業。

我感覺這篇報導不平衡,不公平,假議題,不完整,做出對「走出埃及」想要幫助這群弱勢的族群的一種公器公審,

走出埃及並沒有強迫同志意願做改變,

想要改變的人是個人意願,這是作為一個人的基本權利,社會及同運團體應該尊重,不應打壓自願尋求改變的同性戀掙扎者,也不應打壓為他們發聲的言論空間。

本人強烈要求貴報做出平衡報導,以專業媒體倫理,回應其他少數人的意願,尊重自願尋求改變的同性戀掙扎者的權益。不然你們的報導就是抹煞了其他少數人的意願與人格尊嚴,不要只偏袒一方,不然這就是用公器私用,公審弱勢團體(自願尋求改變的同性戀掙扎者的意願)。貴報社是為一群弱勢的人發聲,

我重申,作為曾經是「走出埃及」接受幫助的一員,這篇報導非常傾向一邊,歧視同志中非主流的意見,請貴報平衡報導。

關鍵字: 同性戀政治 | 無評論 »

遭南韓宗教團體祈禱搞反對 Lady Gaga懶得理會照綵排【2012/04/25 國際線上】

四月 26th, 2012 by a3516787

國際線上娛樂報導 2012年4月25日訊,南韓,當紅天后蕾迪嘎嘎(Lady Gaga)的世界巡迴表演將於週五(27日)在首爾開場,可是當地有宗教人士反對她開唱,前晚(4月22日晚)更搞祈禱集會,祈求嘎嘎不會渲染不良思想。不過,嘎嘎懶得理會,昨日如常出發去綵排,失眠的她盛讚舞台很完美,預告將有精采表演。

以首爾為首站的「The Born This Way Ball Global Tour」,3日後便會在首爾蠶室運動場拉開序幕,嘎嘎亦已飛抵當地,但不少宗教人士連日來舉行活動,反對她開個唱。300名宗教人士前晚於首爾一間教堂聚集,舉行集禱大會,反對嘎嘎在當地演出,負責人認為嘎嘎的演唱會中將有色情及同性戀等演出,怕她渲染這些不良思想,影響噹地的青少年及觀眾。宗教人士又到主辦嘎嘎演唱會的公司總部外示威,他們高舉反對標語,又在有嘎嘎肖像的海報上打交叉,部分人又攀高張貼反對標語,遣責嘎嘎透過歌詞及舞台上的表演「宣揚不健康的性文化」。

未知嘎嘎是不知情還是抱「懶理」的心態,她昨日如常去為演唱會綵排,她在推特(twitter)透露前一晚受時差影響而失眠,感到很辛苦,她告訴其父,辛苦得像去了看一場不想看的音樂劇一樣。幸好她的工作情緒未受影響,她昨早上載新照,透露舞台搭建得比自己想像中更好,她更會在台上放肆地跳舞,而她已開始綵排個唱。

做不成「同性戀指標」

另外,有傳內地有人開價2,000萬人民幣(約2,422萬港元)出場費讓嘎嘎到內地開唱,暫定開4場,其中一場會選址在溫州龍灣新落成的體育場舉行,現正等待有關部門審批。如果事成,嘎嘎明年就能登陸內地。而昨再有人在微博放售嘎嘎下月在港演出的門票,包括最貴的企位$1,580及座位$1,280的門票,但未見掀起炒風。

講起嘎嘎,她在一個同性戀電台舉行的「同性戀指標」選舉中,以19%票數大敗給格萊美女歌手阿黛爾(Adele),阿黛爾在4,000名投票者中,獲約55%的人支援。

美國女歌手蕾迪嘎嘎(Lady Gaga)去年往台灣開唱時,差不多「每日出巡」,令傳媒疲於奔命;但將於明晚(4月26日)在南韓舉行演唱會的她,卻一反常態,除了去做瑜伽及視察演出場地外,昨日整天留在酒店中。據《南韓先驅報》報導,該報記者在昨日早上向酒店的2名保安問及,蕾迪嘎嘎是否還未起床時,對方答稱蕾迪嘎嘎在前晚淩晨1點起床後便睡不著,直至早餐時間才入睡。保安指蕾迪嘎嘎稍後起

關鍵字: 同性戀政治 | 無評論 »

黃耀明自曝是同性戀 林夕:他是我抑鬱癥的起源【2012/04/25 北京新浪網】

四月 26th, 2012 by a3516787

記者 賀雅佳

一連四晚的達明一派(微博)「兜兜轉轉演演唱唱會」4月23日在香港紅館舉行尾場演出。在演唱完《忘記他是她》、《禁色》之後,黃耀明突然宣佈:「我是一個同性戀者,我是一個Gay佬。」大方公開自己的性取向後,全場一片嘩然。

不覺得不好意思或羞愧

早在20日的首場演唱會中,黃耀明就播放了一條此前專為此次演唱會拍攝的超激短片,片中他與男模纏綿擁抱、摸胸、吻頸,尺度超大。在播放時更有字幕打出「黃耀明是同志?」等字句,被認為是公開承認自己的性取向。在23日14時07分黃耀明再次發佈微博,轉發媒體報導並說:「其實傳媒大家一定要清楚嗎?寫了、玩了二十多年的猜謎遊戲,一旦說清楚,妳們就沒什麼好玩。」

終於,在當晚的演唱會上,黃耀明台上大方宣佈:「我不是同志,但我是一個同性戀者,我是一個Gay佬。」同時表示:「我希望其他的同性戀者、Gay佬,他們都不需要像《禁色》歌詞說的,『願某日子,不須苦痛忍耐,將禁色盡染在夢魂內』」。而他在事後的採訪中,表示自己並不覺得不好意思或是羞愧,衹是希望表達真實的自己給歌迷知道。他承認目前有感情穩定的男友,但沒有結婚的打算。

與外籍男友

相戀多年感情穩定

黃耀明有一位外籍男友早已經不算是祕密,且兩人出雙入對從不避忌。衹要一有時間兩人就會相約吃飯、購物。恩愛未必一定要十指緊扣,有時都有其他的表現方式,就如2006年12月,媒體拍到兩人一起外出。當日黃耀明一頭亂發,顯然是剛剛睡醒,不過在茶餐廳的他雙手托著下巴,擺出一副情深款款的樣子,細心傾聽著「好友」說話,絕對是愛的表現。

對於盛傳「斷背」,黃耀明曾公開默認自己就是「這類人」。向來夠膽做也夠膽認的明哥,早前還毫不避忌地公開與老外男友的同居關係。

不得不說

林夕(微博)VS黃耀明:「妳掌心的痣,我總記得在哪裡」

音樂上,林夕和黃耀明是合作無間的搭檔,林夕纏綿悱惻的歌詞,和黃耀明妖嬈嫵媚的嗓音配合得天衣無縫。江湖上也流傳著一段關於兩人的傳說,當王子愛上王子,動地驚天愛戀過。曾經,有一個主持人問林夕,黃耀明對他的抑鬱癥有什麼影響,林夕直言:「他就是我抑鬱癥的起源。」林夕說:「我寫了那麼多詞,卻始終贏不到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是黃耀明。

歌裡的愛情纏綿悱惻

「黃是妳的姓紅是妳愛的,就當做知識」,這是林夕寫給何韻詩(微博)的《忘》,黃耀明曾經說過,在私底下,他最愛的顏色就是紅色﹔直抒胸臆的「然後失掉這姓黃伴侶紅著臉背著黃燈淺睡」,出現在楊千??(微博)的《藍與黑》中﹔那句經典的「妳掌心的痣,我總記得在哪裡」,其實也是寫給黃耀明的──歌迷找來黃耀明拍廣告的照片,赫然可見的,是手掌上的那顆痣。

據說林夕、黃耀明以及另外一位好友曾經一起去日本看U2的演唱會,結束後相約二丁目見面,但等了三個小時卻未見人,於是就有了楊千?(微博)的《富士山下》據說也是懷念那次旅行。事實上,林夕對於愛情一直有個「富士山愛情論」:其實,妳喜歡一個人,就像喜歡富士山。妳可以看到它,但是不能搬走它。妳有什麼辦法可以移動一座富士山?回答是,妳自己走過去。愛情也如此,逛過就已經足夠﹔還有王菲的《暗湧》,據說也是林夕對黃耀明的寄情之作,後來當林夕聽到明哥翻唱時,淚流滿面。

在集合自己代表作的專輯《林夕字傳》裡,這位著名的詞人把第一首歌的位置,讓給了合作多年的黃耀明,當年為這位好友創作的那首《春光乍洩》份量之重,可見一斑。在開篇語中,林夕好友林若寧吐露,當年「叱 頒獎禮」十週年要推舉「叱 殿堂至尊詞」,包括林夕在內的十大詞人自選十年中的代表作參選,林夕欽點了《春光乍洩》應試。當時作為林夕詞迷的他實在摸不著頭腦,經典之作那麼多,緣何偏偏挑中這首?結果如他預料,《春光乍洩》並未獲獎。多年後,林若寧問及林夕其中緣由,詞人衹從容一句:「這是明哥久休復出之作,有紀念價值嘛!」讓林若寧感慨萬千:有時感情的份量會比一個獎座來得重。

《愛人同志》致敬林夕

在這段廣為流傳的王子和王子的愛情故事裡,林夕一直「扮演」著一個苦情的角色,當然事實究竟是怎樣,也許衹有當事人知道。

2007年12月24日黃耀明在上海舉行平安夜演唱會。全場第一個高潮出現在黃耀明介紹林夕的橋段,這位曾為黃耀明創作過太多經典歌詞的好友,當天就坐在內場正中間,與其他歌迷一起在台下一直安靜、認真地傾聽。黃耀明說,與林夕認識並不是在「達明一派」時期,而是在樂隊解散後,大約1992年左右。當時自己正簽約羅大佑的音樂工廠,與這位台灣地區的搖滾教父共同合作過多首歌曲。

說罷,黃耀明熱情地招呼林夕站起來與歌迷打招呼,「今天我要把他介紹給妳們,就是那位穿橙色衣服的,站起來跟歌迷揮揮手吧,林夕。」一席話落,歌迷立即發出陣陣尖叫,兩人的「曖昧友情」曾在網絡上熱傳,經此番黃耀明的親切介紹,熟悉兩人關係的歌迷臉上都洋溢著神祕微笑。

隨後黃耀明演繹了向羅大佑致敬的《愛人同志》,雖說這個環節的安排是為向這位曾合作過的優秀音樂人致敬,但對於一些死忠歌迷而言,這個環節充滿著曖昧情愫,一時間歌迷都興奮地在椅子上跳了起來,並且集體望向林夕座位的方向。一整晚,黃耀明多次提及「這首歌的歌詞是林夕寫的」之類的話語,歌迷們總會在聽到後報以會心一笑,同時為林夕喝彩。

關鍵字: 未分類 | 無評論 »

立委提案:虐童法納入心理傷害【2012/04/25 聯合晚報】

四月 26th, 2012 by a3516787

甘芝萁/台北報導

虐童案件頻傳,朝野立委包括謝國樑、尤美女、吳宜臻都提案修改刑法第286條,確保兒童身心發展健全,立委們提出的草案版本皆納入對心理健康所造成的傷害,也應一併處罰。同時,三項草案的版本也都將原法的罰則加重。

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今天上午討論修改刑法第286條,原法中對於未滿16歲男女在身體上的傷害須處罰外,立委吳宜臻提案的版本具體列出四大項行為,包括施以凌虐、藥劑的傷害行為;強迫觀看性器、猥褻或性交行為;未依法保護教養,違害身體或心理健康發展;對其恐嚇或做有害身心發展的言行舉止等,同時也將未遂犯也納入,一併認為應該處罰。

立委謝國樑也認為若對16歲以下的人施予足以妨害其身心健全發育,也應處以徒刑,更加重原法中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之罰金,更改為六個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對於立委們提出的草案內容,法務部檢察司司長朱坤茂表示,目前法務部所提版本與謝國樑的版本類似,僅在罰則上有不同;他說,若以列舉方式來訂定何種行為可罰,恐有「掛萬漏一」情形。

關鍵字: 未分類 | 無評論 »

« 較舊文章|

分類

其它

彙整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