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代孕! 公民團體:違孕母人權【2012/09/28 聯合晚報】

十月 1st, 2012 by a3516787

彭宣雅/台北報導

「代孕制度不該草率上路!」包括兒福聯盟、勵馨基金會、台灣女人連線、基督徒救世會等團體今天召開記者會,批評衛生署國民健康局推動的「代孕生殖法」草案,嚴重剝奪孩子的生存權與代孕孕母人權,是國家明目張膽的對女性身體行使暴力權,應立即停止。

「為了我的孩子,牛排、珍珠粉、營養品、媽媽奶粉要多吃。」「你咖啡不能喝,晚上10點前要上床睡覺,否則我的孩子不健康。」公民團體今天以行動劇方式,呈現孕母制度上路後,委託人對孕母懷孕過程的控制,等同將女性的子宮商品化、工具化,違反孕母人權。

兒福聯盟執行長陳麗如表示,衛生署國健局明天將透過「公民審議會議」結論,推動代孕生殖法草案,但公民審議會議中,完全沒有孕母的意見,代孕制度匆促上路,將無法保障孩子與孕母。

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說,代孕者透過人工方式懷孕,至少要經歷2至3周期才成功,過程中對孕母身心都有影響,且懷孕可能經歷胎死腹中、早產、羊水栓塞等風險,對孕母都是煎熬。

她說,孕母不僅提供子宮,生理、心理、生活、家庭都投入,若孕母在懷孕過程死亡,對孕母的其他孩子如何交代?大部分的孕母是為了經濟才願意替人生孩子,因此代孕制度根本是為有錢人建立的制度。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說,子宮、孩子不可被交易,若孕母懷孕過程若對孩子產生情感,是否有權利說不?她說,代孕制度是契約至上,但人是無法用契約處理的。台灣想通過代理孕母制度是為了傳遞香火,但台灣平均每天有1.1個孩子被遺棄,一年有數千孩子等待收養,這些孩子才更需要被愛。

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秘書長何碧珍說,孕母簽了約不僅身體被綁架10個月,對心理更是一輩子的綁架。國家應該保護婦女的人身安全,卻為了滿足少數人,陷大多數婦女於不義,讓女性身體成為營利工具,這是國家明目張膽對女性身體行使暴力,代孕制度應該停止,重新做性別影響評估。

關鍵字: 代理孕母 | 無評論 »

婦女、兒少團體 反對代理孕母【2012/09/28 聯合報】

十月 1st, 2012 by a3516787

施靜茹/台北報導

婦女團體、兒福聯盟、與基督徒救世會等,昨天呼籲代孕制度不該草率上路。記者陳正興/攝影衛生署國民健康局最近舉辦代孕制度公民審議會議,今天將公布結論。但多個婦女與兒少團體昨天公開反對國內實施代理孕母制度。不過,顧及不孕者想要擁有孩子的苦楚,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建議,開放五親等內得進行代理孕母,若親人之間彼此幫忙,可以考慮。

勵馨基金會、兒福聯盟基金會、台灣女人連線等多個婦女與兒少團體昨天舉行「生命無法代理,孕母不是工具」記者會,提出「三聲無奈、五大缺失」聲明,呼籲千萬不要讓問題多多的代理孕母制度草率通過。

女權會常務理事簡舒培說,生命孕育一旦工具化,有償的代孕行為,讓女性隱私和健康因外介入而失去保障。黃淑英說,國外研究顯示,絕大部分代孕委託夫婦都是社會中上階級家庭,代孕者多為失業婦女,不是為了救人,而要求健康人出借身體,會使階級剝削更為惡化。

婦女與兒少團體批評,代孕造成「我的生命值多少錢?」,商業仲介形成代孕剝削;代孕者、委託夫妻皆可決定胎兒生死,若孩子出狀況,「誰可以決定活下來?」;未來還可能有「我的媽媽是誰?」的親情倫理拉鋸。

國民健康局副局長孔憲蘭說,九十三年首次代孕公民會議,做成「贊成但有條件開放」結論,國健局即草擬代孕生殖法;這次再舉行公民會議,希望將各界聲音納入專家會議,讓政策更周延。

關鍵字: 代理孕母 | 無評論 »

代理孕母何時上路?國健局:無時間表【2012/09/29 聯合晚報】

十月 1st, 2012 by a3516787

彭宣雅/台北報導

長期關注代理孕母議題的台北醫學大學婦產科教授鄭丞傑表示,代理孕母制度早該開放了,他建議可以先試辦,之後每年檢討逐步開放。國健局則表示,不論公民會議結論為何,國健局都沒有任何預設立場,未來也將繼續召開專家會議,讓法令符合大多數人期待,何時開放目前沒有時間表。

鄭丞傑說,代孕制度公民審議會議提出的結論中,代理孕母開放精卵捐贈但不開放代理孕母捐卵,他認為這樣很合理,單純只出借子宮,避免將來紛爭。

但除營養費外代孕都以「無償」方式進行,鄭丞傑說,「營養費」的解釋範圍就非常廣,例如多少錢才算合理「營養費」?懷孕過程所需營養費很大,可以有多種不同說法,因此他認為這項結論比較沒意義。他也贊成未來代孕制度上路後,應立法保障孕母人權。

鄭丞傑表示,20多年前,他與和信醫院藥劑部主任陳昭姿一同到立法院說明代理孕母的需求,一晃眼當年許多殷切期待的婦女現在都停經了。

他表示,不見得每個人都是為了錢才幫別人生孩子,他20 多年前在美國,曾看見一名護士不忍見不孕婦女承受痛苦,主動要求為其代孕。代孕制度實應可逐步開放。

衛生署國健局副局長孔憲蘭表示,國健局沒有預設任何立場,公民會議提出看法、結論與建議,將成為國健局後續召開各項專家會議的參考。代理孕母制度原本就存在許多爭議,因此還需要多次審核討論,何時開放上路目前沒有時間表。

關鍵字: 代理孕母 | 無評論 »

公民會議建議:開放代理孕母 禁孕母捐卵【2012/09/29 聯合晚報】

十月 1st, 2012 by a3516787

黃玉芳/台北報導

代理孕母爭議可望解套?「代孕制度公民審議會議」今天下午向衛生署提出結論報告,建議當夫妻任一方有精卵異常時,可以開放捐精或捐卵,由代理孕母生產,但不開放代理孕母捐卵,以免造成有錢人尋找「優質」孕母的問題。

公民審議會議同時建議,代理孕母除營養費等費用,應以無償方式進行。另外也傾向保護代理孕母者的權益,除非有科學證據,委託者才能以胎兒身心健康為理由,約束代孕者。

「代孕生殖法」爭議大,八年來懸而未決,衛生署國民健康局最近委託台灣大學社會系,辦理公民審議會議,邀請20名上班族、學生等代表,共同討論代孕生殖法中,「可否開放捐精、捐卵」、「委託者代孕者的權益」、「代孕是否有償、可否仲介」等三大爭議。

計畫主持人、台大社會學系副教授林國明表示,經過幾天的討論,針對「代孕生殖法」中爭議較大的是否同意捐贈精卵,結論報告認為,若夫妻雙方有一方異常,可開放他人捐精、或捐卵,但不能由代理孕母捐卵。

林國明表示,不開放代理孕母捐卵,除了避免代孕者捐卵會對胎兒的情感難以割捨,也不會違反現行捐卵應匿名原則。同時也擔心,若開放代理孕母捐卵,會造成有錢人尋求優質孕母的道德爭議。

對於代孕者、委託者、胎兒的權益孰為優先,結論報告傾向保護代孕者的權益,規定胚胎植入以1到2個為限,以免造成代孕者面對減胎等風險。

同時為了避免侵犯代孕者的身體自主權,與會公民認為,必須是經過科學根據,才可以胎兒的身心健康為由,約束代孕者,委託者也不得侵犯代孕者的隱私。

對於代孕者是否給予報酬,結論報告提出除了營養費、檢查費、醫療費、工作損失等費用,代孕者應無償進行。但也建議可以成立仲介機構,並傾向由非營利代孕機構代為仲介服務。林國明表示,這份報告將提供國民健康局作為立法參考。

關鍵字: 代理孕母 | 無評論 »

應該允許同性戀者「代孕生子」【2012/10/01 香港成報】

十月 1st, 2012 by a3516787

Q:您如何看待當前有愈來愈多的同性戀伴侶通過代孕獲得下一代這種現象?

方剛:這是同性戀者獲得最基本的生存權之後必然的要求,是同志運動在中國發展到今天的必然產物。準確地說,這是同志權益的一種體現,是同志權益的一部分。從一個側面更加說明,同志是有愛的,同志也是渴望穩定關係和家庭的,同志和非同志一樣的人,他們愛孩子,嚮往家庭,等等。

代孕,目前在中國是違法的。同志代孕,就面臨更多的倫理挑戰。希望有關部門能夠再多一些包容的心態,不要干涉同志代孕。但代孕之後,如何正式成為自己的孩子,這仍然是有法律問題的。

Q:據您的瞭解到,在國外生育權是否只適於婚姻內?

方剛:不是。許多國家是保障未婚者生育權的。但這個在中國,還有漫長的路要走。這不只是同志的事,也是異性戀者的事。

Q:同性戀爭取生育權的過程,有哪些路徑可以嘗試?

方剛:在中國國情下,同志婚姻權沒有,生育權就更不會有。理想的路,是追求正面獲得這些權利,利用一切機會和可能表達訴求。但我相信,這個路非常遙遠。對於多數同志個體來說,在夾縫中找路,也許是不得已的辦法。

Q:打破生育壟斷,學者、政府和同性戀人群等,可以做些甚麼?

方剛:重要的是文化的改變。不只是同志人群和學者的事,需要所有反對傳統婚姻模式、家庭模式的人一起努力才有望實現。發出多元聲音,鼓勵多元文化的建構,慢慢顛覆異性戀一夫一妻制文化一統天下的霸權,這過程中,一定應該是對所有致力於顛覆這種文化的努力者給以支援,而不是同志的單打獨鬥。在一個強勢文化沒有鬆動的情況下,任何受壓抑個體權利的單方面滿足都是不可能的。

(節選自天涯論壇《應該允許同性戀者「代孕生子」》)(文:方剛)

關鍵字: 代理孕母, 同性戀政治 | 無評論 »

人工生殖法 學者建議應納入單身、同志【2012/09/23 自由時報】

九月 24th, 2012 by a3516787

〔記者胡清暉/台北報導〕

目前人工生殖法規定夫妻才能接受人工生殖,多年來極力推動代理孕母的和信醫院藥學進階教育中心主任陳昭姿指出,同志、單身者生兒育女問題,應該從人權角度來思考,未來代理孕母一旦開放,也應該讓單身者、沒有子宮的男同志都有機會撫養自己的孩子。

「代孕生殖法」草案,迄今仍出不了衛生署大門,衛生署委託台大社會學系舉辦「代孕制度公民審議會議」,希望尋求社會共識。

與會專家學者認為,如果國內開放代理孕母,應將同志、單身者納入適用範圍。

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婦產部主治醫師林靜儀指出,她周邊有許多成年單身的女性朋友想要生小孩,經濟能力不錯,但受限於人工生殖法的規定,無法達成願望。

國健局長邱淑媞回應,人工生殖法是否納入同志、單身者?衛生署沒有預設立場,會傾聽不同聲音。

另外,陳昭姿質疑,爭取代理孕母制已十六年,呼籲應儘速通過立法,讓不孕夫妻合法找代理孕母後,再討論「同時提供子宮與卵子的代孕」。

林靜儀則表示,代理孕母、捐卵的子宮代孕仍擺脫不了父權體制,都是為了滿足「傳宗接代、血脈相傳」的願望,台灣每天有一.一個小孩被遺棄,不孕夫妻應該發揮愛心,領養或收養更多需要愛的孩子。

關鍵字: 代理孕母, 同性戀政治 | 無評論 »

代孕制度公民審議正式會議今舉行【2012/09/23 聯合報】

九月 24th, 2012 by a3516787

張嘉芳/即時報導

代孕生殖法草案躺在衛生署8年,為儘速通過修法,衛生署國民健康局委託台大社會系副教授林國明舉行代孕制度公民審議會議,將草案爭議內容透過公民審議尋求共識。22日的正式會議主要討論代孕類型,委託者、代孕與胎兒權益保障,代孕是否有償等三項議題。

贊成代孕生殖的和信醫院藥學進階教育中心主任陳昭姿表示,子宮只是工具,代孕是高度自願,委託者及代孕女性皆為你情我願。但相較收養孩子,這些胎兒多數不是親生父母自願產下。

反對代孕生殖的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婦產科主治林靜儀說,一般社經地位好的人,大部分不會自願代孕;且委託者也可能受制家庭壓力,被迫找代孕媽媽。此外,捐卵及尋找子宮代孕的委託者,也是延續鞏固父權血緣思想;且同性、單身者是否能找人代孕,這些問題未釐清前,不應貿然開放法令。

關鍵字: 代理孕母 | 無評論 »

林靜儀:代理孕母 延父權思想【2012/09/22 中央社】

九月 24th, 2012 by a3516787

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婦產科主任林靜儀,今天在代孕制度公民審議會議中表示,代理孕母仍擺脫不了父權體制。

「代孕生殖法」草案雖已歷經多次討論,仍出不了衛生署大門,衛生署委託台灣大學社會學系辦理「代孕制度公民審議會議」,希望尋求更多社會共識。

上午討論「不孕夫妻」一定要提供自己的精子、卵子,才能委託代孕嗎?代理孕母可否也同時提供卵子?

和信醫院藥學進階教育中心主任陳昭姿表示,因先天子宮發育不良,爭取代理孕母制至今已16年,不孕夫妻仍得不到國家資源的支持與照顧,「這是政府阻礙人民追求幸福的權利」。

陳昭姿呼籲應儘速通過立法,讓精卵都具有受孕能力的不孕夫妻,合法找代理孕母獲保障後,再接續討論「同時提供子宮與卵子的代孕」。

她說,希望大家將心比心,國內許多女性因晚婚或意外、先天性疾病不孕,想要有孩子的渴望及當父母的權益,呼籲儘早通過與完成相關法令。

然而,林靜儀表示,代理孕母、捐卵的子宮代孕仍擺脫不了父權體制,都是為了滿足「傳宗接代、血脈相傳」的願望。

她說,台灣每天有1.1個小孩被遺棄,不孕夫妻應該發揮愛心,領養、收養更多需要愛的孩子。

林靜儀說,在制度討論與研擬同時,應有完善配套,包括代理孕母身體自主權、醫療問題,及對女性身體物化的問題都是要一併討論的。

公民會議後將擬出報告書,送交衛生署國民健康局做為未來草擬代理孕母政策的參考依據。

關鍵字: 代理孕母 | 無評論 »

「代孕生殖法」務必兼顧情理法三層面【2012/09/11 中廣新聞】

九月 13th, 2012 by a3516787

李河錫

衛生署推動「代孕生殖法」將近十年,遲遲沒有進展,近期將舉行「公民審議會議」,讓不少不孕夫妻重燃「生機」;婦產科醫師表示,「代孕生殖法」務必要兼顧「情理法」三個層面,更要重視「代孕者」的心態,才能避免諸多紛爭。

國內少子化問題日益嚴重,想生卻生不出來不孕夫妻、高齡產婦也明顯增加,使得在英、美等國家立法實行多年的「代孕生殖」議題獲得國人重視,只不過因為民情、兼顧法律層面不同,使得衛生署早從民國93年起就有意推動「代孕生殖法」,並早已擬妥草案,至今還是議而未決,近期又有知名藝人炒熱這項議題,又將舉行「公民審議會議」之際,讓不少不孕夫妻重燃「生機」;專業婦產科醫師蔡鋒博表示,目前最具爭議的涵蓋是否可開放「捐精或捐卵」、其次是委託夫妻與代孕者之間對出生兒的權益以及是否「有償」代孕等問題,因涉及到情、理、法三個層面,並且還要評估代孕者身、心健康等問題,都必須先行釐清,在一一規範,才能避免紛爭。

不過也有婦產科醫師認為,不孕夫妻雖有越來越多趨勢,但是對尋求「代孕」意願約有一到兩成,只要能妥善立法,讓不孕夫妻有個選擇機會,或許多一點人道考量,對挽救瀕臨破碎的婚姻與家庭,都是值得作為儘速立法的參考。

關鍵字: 代理孕母 | 無評論 »

代理孕母公民會議 論3大爭議【2012/09/08 中央社】

九月 10th, 2012 by a3516787

2012代孕制度公民審議會議今天召開預備會議,針對可否捐精、卵等爭議點與公民討論,月底將召開3天正式會議取得共識。

衛生署國民健康局副局長孔憲蘭說,衛生署自民國93年積極推動代孕生殖法,不過代理孕母議題在國內仍有許多爭議,至今已開過20多次公民審議會議,各方仍有不同立場,因此委託台灣大學社會系舉辦「公民審議會議」。

孔憲蘭說,這次的公民審議會議針對三大代理孕母爭議論點,一是否可能開放捐精或捐卵、二是委託者與代孕者間及出生孩子的權益、三是代孕是否有償。

孔憲蘭說,這次是預備會議,邀請20多名公民參與,並將在本月22、23與29日針對三大爭論議題召開公民審議會議取得共識,提出結論給國健局參考。

關鍵字: 代理孕母 | 無評論 »

« 較舊文章|

分類

其它

彙整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