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祕》被社會遺忘的正義?監獄叢林 性自主權成陪祭品【2012/09/27 NOWnews】

九月 28th, 2012 by a3516787

記者葉志堅/調查報導

犯罪入監服刑,是否就意味著必須喪失基本人權,而淪入恃強凌弱的監獄叢林,讓身體自主權和性自主權成為陪祭品?監獄內的性侵案件,一直以來都是公開的祕密,但卻由於圍牆內的封閉和複雜的加害者情結,讓它成為被社會刻意遺忘的議題,得不到應有的關懷和保護。

為了釐清監獄性侵案件的真相,以及監獄性侵案件對整體社會治安所造成的連鎖影響,NOWnews《今日新聞》深入追蹤專訪法務部矯正署及其所屬矯正機關,以及白玫瑰社會關懷協會和精神科醫師、律師等相關官員與專業人士,從實務面和改革面對這項被社會遺忘的正義,重新進行全面性的政策探討。

白玫瑰理事長梁毓芳:「監獄不是犯罪矯正機關,而是變態培養中心。」

對於近來頻上社會新聞版面的監獄性侵、凌虐案件,犯罪情節不僅令人髮指,手法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竟然連「FM2(強姦藥片)」都可進到戒備森嚴的監獄,讓受刑人以「迷姦」手法,性侵同房受刑人;但這一切看在長期關懷性侵害犯罪議題的「白玫瑰社會關懷協會」(以下簡稱白玫瑰)理事長梁毓芳的眼中,竟是:「一點都不意外!」

梁毓芳表示:「我們的監獄根本不是那些法律人口中的犯罪『矯正』機關,而是一個『變態培養中心』,許多原本只是犯了偽造文書、詐欺的受刑人,在進了監獄後,可能因為長相斯文或是沒有靠山,就被監獄裡其他受刑人性侵。像有些因為『兩小無猜』(指因和未成年女友發生性關係)而入獄的,也一樣會被性侵當作發洩工具,結果只會造成他們出現『反社會傾向』而變得暴力、變態,根本不可能會有什麼『矯正』效果,監獄只教會他們一件事,叫做『欺負弱小』,像雲林葉小妹妹的案件,林國政就是這樣,在監獄被比他強大的受刑人修理,出獄後他就找比他弱小的小妹妹下手。」

對於監獄性侵案件的犯罪防治問題,白玫瑰理事長梁毓芳認為:「問題在於,我們的政府和監獄根本就沒在管」;就她深入和在監獄被性侵的受害者瞭解後發現,監獄方面根本沒有對性侵害防治問題進行管理,反而還會縱容部份受刑人對其他受刑人進行性侵。如監獄的工廠庫房就是一個監獄內部人員都知道的性侵地點,許多受刑人恐懼下工廠,就是因為會被帶到「沒有監視器」的工廠庫房「供人使用」,但監獄管理員卻對此視而不見、睜隻眼閉隻眼,讓許多受刑人成為禁臠。

梁毓芳也指出,如果要有效遏止監獄性侵案件的發生,必須要從三個方向著手,才有可能確實降低、防止監獄發生性侵案件:(一)必須「分區管理」,不能讓因犯性侵案件入獄的受刑人和一般案件的受刑人關在一起;(二)監獄管理階層不能再漠視受刑人被性侵,或消極地允許某些特定受刑人對其他受刑人性侵,以此作為一種獎賞或懲罰;(三)對於在監獄內犯性侵害案件的受刑人,必須落實專業精神、心理評估及強制治療,不能虛應了事,讓犯罪評估形同具文。

法務部矯正署主任秘書謝琨琦:「監獄發生性侵,實在很難預防。」

對於白玫瑰理事長梁毓芳的看法,曾經擔任監獄典獄長多年的現任法務部矯正署主任秘書謝琨琦表示:「監獄發生性侵實在很難預防,不可能因為我們注意就不會發生。」但他也強調:「其實這幾年監獄發生性侵案件已經很少了,從96年1月1日起到101年7月為止,全國各監所的收容人性侵案件才總共30件。」

而目前全國獄政界輩分最高、資歷最完整的台北監獄典獄長方子傑則表示:「由於過去監獄裡沒有監視器、法律規章也沒有很清楚,所以才會經常發生受刑人性侵案件,現在每個舍房都有架設監視器,法律規章也已經法制化,管理都很透明,監獄有沒有性侵害案件,我不敢說沒有,但絕對比以前少很多,如果說有個3%,我想學過犯罪學的人應該都能認同,監獄畢竟是一個小型的社會,社會上會發生什麼事,監獄內當然也會發生,有個3%的比例,這也都是在容許範圍裡面。」

對於白玫瑰理事長梁毓芳指稱,監獄工廠庫房是監獄內部人員都知道的性侵地點;台北監獄典獄長方子傑認為:「這可能是一般社會團體對於我們監獄內部管理的不瞭解,所造成的誤解。」

方子傑解釋:「監獄受刑人發生性侵害的地點,一般都是在舍房內,可能趁著管理員不注意,還是同房受刑人睡了,才做這個事,我們管理員也不可能24小時都能盯住每個人,在工廠庫房實在不太可能,那裡大家都在忙著工作,也有管理員在看管,這可能和事實也很大的誤差。」

如何防治監獄性侵案件 各界說法莫衷一是

對於法務部矯正署及其所屬監獄方面的說法,長期關心台灣人權發展的「龐波國際法律事務所」所長許惠峰律師表示:「法務部的看法太過消極,也不夠精確,全國監獄從96年到101年,5年來只有30件性侵案件,這其中恐怕有很大的犯罪黑數,沒有被舉發或統計,而且監獄那麼封閉,如果連外面警察都會吃案,監獄受刑人會不會被威脅、恐嚇都是應該關注的重點,拿這種數據資料來搪塞監獄性侵問題,我們不敢說官僚,但最少並不符合一般民眾的期待。」

許惠峰律師也進一步指出:「談監獄性侵防治政策,不該在數字上做文章,要有具體的政策作為」;「一般受刑人最怕的是什麼,怕關嘛!怕出不去嘛!如果立法『加重其刑』,讓在監獄性侵受刑人的刑責加重,對受刑人一定會有遏止作用,讓他們知道如果性侵其他受刑人會被判比一般性侵還要重的刑,他們要做之前才會想一想,是不是符合自己的犯罪效益,而且從刑法的立法目的來看,監獄本來就是為了讓犯罪的人悔過、矯正的機關,你進監獄還性侵,顯然就是沒有悔改,加重刑罰重判也符合法理邏輯。」

而曾經擔任台北監獄性侵害犯治療計畫主持人,現任「台灣家庭暴力與性侵害處遇協會」理事長的精神科醫師李光輝則認為,根據他的臨床經驗和研究成果顯示,「最好的防治措施就是『一個人關一間』,我們也不該再講什麼人權,犯罪本來就是要懲罰,而不是去大談什麼矯正,那些冠冕堂皇的話,永遠要記得『一個被隔離的人是最大的懲罰』,只有一個人關一間,才不可能會發生受刑人性侵案件。」

不過,對於精神科醫師李光輝的說法,長期投入刑事訴訟案件的「欣欣法律事務所」陳宏彬律師則認為:「非常不妥」;「如果說監獄是一個『教化』、『矯正』的機關,那最後的目的還是要讓受刑人回歸社會,不管他判1年、10年、20年,關完了還是要讓他出獄回到社會,結果你把他在監獄單獨監禁,不只容易自殺,你還讓他完全脫離社會化的人際互動,這不管從實際可行性,還是人權的角度來看,都不符合犯罪防治政策的立法目的。」

關於監獄性侵案件,也許對於許多人而言,在某種程度上並不認為應該是一個值得耗費精力去關注的焦點;因為,從「應報主義」的犯罪學觀點來看,犯罪者本來就必須要為他所犯的過錯付出代價。但如果這個代價的成本是需要賠上社會整體的治安,讓民眾活在暴力、性侵、變態犯罪的恐懼之中,那是否還符合全體民眾所期待的利益呢?

誠如,白玫瑰理事長梁毓芳在專訪中的一段告白:「在還沒開始投入性侵害關懷保護以前,其實我也認為那些關在監獄裡的罪犯都活該被性侵、凌虐,但深入瞭解全面性的犯罪結構後才發現,其實我以前的想法並沒有那麼正確;因為很多變態性侵犯,其實都是因為過去曾經在監獄被性侵、凌虐而產生嚴重的人格扭曲、反社會傾向,才會在出獄後開始以變態手法犯案,從一個性侵的『被害人』轉變成一個性侵的『加害人』,這種案例我們看過太多太多了。」

透過上述法務部及其所屬矯正機關,以及白玫瑰社會關懷協會和律師、精神科醫師的看法,其實不難發現,各方的論點都帶有嚴重的衝突性,甚至是對事實認定本身產生嚴重的詮釋差異;而台灣獄政的人權也就在這些莫衷一是的衝突論述中一點一滴被延宕、侵蝕,讓受刑人的身體自主權、性自主權成為「無共識討論」的陪祭品,間接促使這項被社會刻意遺忘的正義,成為社會治安問題的根源和隱憂。

因此,如何能在保障人權價值的前提下,重新在監獄中找回失落已久的正義,讓矯正機關回歸矯正功能,讓社會回復和諧的常軌,恐怕是政府不得不嚴肅面對的問題。

關鍵字: 性侵害 | 無評論 »

A片害的 小六女遭親兄弟性侵【2012/09/24 中國時報】

九月 24th, 2012 by a3516787

林欣儀/台中報導

小兄弟聯手性侵,對象竟是親妹妹!台中市一名國一陳姓男學生,疑因A片看太多,竟連續性侵小自己一歲的妹妹,甚至數度帶著就讀小五的弟弟一同猥褻,直到妹妹忍無可忍、向母親舉發,這位單親媽媽對兒子劣行束手無策,決定大義滅親、帶女兒報案,才揭露這對兄弟的亂倫行徑。

現讀小六的陳姓女童(十二歲)指出,今年三月間的一個假日,哥哥(十三歲)趁著母親在房間睡覺、弟弟在玩電動,竟直接闖進自己房內、將門反鎖,接著從後方突襲自己的胸部,當時很害怕、喊痛且想要離開,但兄長完全不理會,還進一步將她壓制在床上。

隔了幾天,哥哥又趁著母親外出,跑到她房內要求「玩遊戲」,她說,當時哥哥凶巴巴地叫她脫衣服,因感到害怕只好順從,沒想到,哥哥接著也脫掉衣服、強吻自己,接著又意圖性侵,所幸弟弟聽到聲響、敲門打算進入,才打斷兄長的行為。

更誇張的是,哥哥接著還帶就讀小五的弟弟、聯手欺負妹妹,女童說,當時正在房內睡覺,哥哥和弟弟突然進入,一人抓手、一人抓著自己的腳,強迫她脫掉褲子,接著對自己上下其手,哥哥更拿礦泉水瓶蓋裝水、倒在自己下體處,感到很恐怖。

之後,弟弟也學起兄長的動作,經常對陳女毛手毛腳,讓她時時處於恐懼中,最後實在忍無可忍,才決定告訴母親;陳母說,三個孩子都是自己的心頭肉,但真的無法接受兒子的作為,才帶著女兒去報案。

小兄弟到警局接受偵訊時,都坦承亂倫的行為,陳女哥哥說,因為時常看A片、學會這些動作,也因為家中只有妹妹,才會選擇對她下手;陳母則無奈地告訴員警,自己是單親家庭,平常要賺錢養家,實在已經無法管教大兒子,盼政府提供教養協助。

警方表示,已經將兩兄弟依妨害性自主罪嫌移送少年法庭偵辦,也轉介社工協助,針對受害少女做心理輔導與追蹤。

律師張宗存表示,未成年孩子觸法雖可獲得減刑,但因性侵未滿十四歲少女屬於重罪,陳女的兄、弟仍需依法接受刑法制裁,而在民事部份,陳女也可向哥哥、弟弟及其法定代理人求償。

關鍵字: 性侵害, 色情材料, 青少年性權 | 無評論 »

澳洲天主教會坦承 性虐620名孩童【2012/09/24 中央社】

九月 24th, 2012 by a3516787

澳洲維多利亞省的天主教會22日坦承,自1930年代以來其神職人員性虐待至少620名孩童,這項披露觸發獨立調查這些性侵案的呼籲。

天主教會21日在提交維多利亞省議會聽證會的報告中,公布性虐孩童人數,但指出通報性虐案件,已從1960年代和1970年代「駭人」的案件量大幅降低。

墨爾本總主教哈特表示:「令人感到既羞愧又震驚的是,這些重創受害人及他們家庭的性虐案,竟是天主教神父、宗教和教會工作人員所為。」

報告完整內容未對外公布,但天主教會表示,過去16年來教會確認的這620件性虐犯罪案,大都發生在30至80年前,只有極少數案件發生在1990年以後。

關鍵字: 性侵害, 童性戀 | 無評論 »

未成年受害者攀升 性侵防治需從小開始【2012/09/13 立報】

九月 14th, 2012 by a3516787

【記者史倩玲整理報導】

各級學校陸續開學,台北市政府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提醒學童,對於發生性侵害案件的高危險情境應有警覺,家長也應教導兒童身體自主權及自我保護觀念。

家防中心分析發現,近3年來台北市性侵害求助案件中,未成年案件逐年攀升,由99年的49.9%、100年的55.1%,至101年僅半年就攀升至68.1%;而熟人性侵害案件比例3年來都高居75%左右。此外,被侵害的地點3年來合計前三名分別是加害人住所(20-27%)、被害人住所(21-25%)及學校(10-12%),合計每年都超過50%是在這3個地方。

另外,101年上半年,台北市性侵害被害人的年齡逾半數介於12歲至18歲之間。家防中心張美美主任提醒家長,性侵害防治應從小做起,需從身邊防範,並將正確的資訊提供給孩子,提早學習身體自主權及自我保護概念。

關鍵字: 性侵害, 青少年性權 | 無評論 »

強暴犯 南韓擬擴大化學去勢【2012/09/04 蘋果日報】

九月 8th, 2012 by a3516787

幼童性侵案掀修法聲浪 台研議中

【莊蕙嘉、蔣永佑╱綜合報導】

南韓上周發生一起震驚全國的性侵案,一名男子性侵甚至意圖謀殺一名7歲女童,南韓總統李明博為此公開道歉,昨更進一步表示政府考慮修法擴大實施化學去勢,不僅限於性侵兒童犯。我法務部政次陳守煌昨表示,化學去勢仍在研究階段,未有具體進展。

23歲男子高宗錫(音譯)上周四凌晨侵入全南羅州一戶民宅,用被子捲走正熟睡的女童,帶到榮山大橋下性侵,得逞後還緊勒她的脖子打算殺人滅口,見女童沒了呼吸便倉皇逃逸。沒想到女童命大,醒來後試圖爬離現場,但再度昏倒,當天中午被巡邏警察發現後送醫。

童精神重創腸破裂

據報導,女童大腸破裂,下體有5公分撕裂傷,精神嚴重受創,目前仍住院中。高男犯案後次日落網。

此案引起輿論譁然,李明博除了公開道歉,昨更表示政府考慮擴大實施化學去勢。所謂化學去勢是指定期注射藥物,以減少男性荷爾蒙分泌,降低其性慾。

南韓今年5月依法實施首例性侵犯化學去勢,但對象僅限於性侵兒童犯,條件也很嚴格,如今政界出現檢討聲浪,打算擴大到其他性侵犯,並放寬法律限制,包括公布性犯罪者資訊、加強就業管制並加強電子腳鐐追蹤。

嫌犯變激進更危險

法務部政次陳守煌昨表示,化學去勢仍停留在研究階段,因後遺症很多,例如被去勢者可能性格大變,出現嚴重偏差行為,而以更危險、激進的器物性侵,因此一直有反對聲音。

白玫瑰運動發言人EVA表示,去年曾推動相關修法,可惜在立法院三讀時被擋掉,對南韓擴大化學去勢的修法方向非常支持。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則認為,化學去勢無法解決所有性侵問題,多數性侵犯是權力與控制欲所致,就算利用藥物抑制性慾,這類性侵犯還是會使用工具犯案。

各國化學去勢實施狀況

★南韓:2011年7月通過對性侵兒童犯進行化學去勢的相關法令,今年5月首度執行

★美國:加州1996年通過法令對性侵兒童犯進行化學去勢,佛羅里達、喬治亞等州也陸續跟進

★俄羅斯:2011年通過法令,性侵14歲以下兒童者,經精神科專家鑑定後,可將其化學去勢

★波蘭:2010年6月起,凡性侵15歲以下兒童者,將在服刑完畢時施以化學去勢。

★阿根廷:2010年通過法令,允許對自願進行化學去勢的強暴犯減輕刑期

資料來源:綜合外電

關鍵字: 性侵害 | 無評論 »

淫魔恐無罪?12網友下載淫片被逮【2012/09/07 NOWnews】

九月 8th, 2012 by a3516787

社會中心/台北報導

淫魔富少李宗瑞今(7)日第二度被台北地檢署檢察官借提偵訊,偵訊時檢察官當庭和律師以及李宗瑞本人勘驗兩部性愛影片,其中內容更有兩名女子與李宗瑞3P畫面,李宗瑞本人也當庭向檢察官供出相關拍攝手法。

另外在偵訊李宗瑞的同時,檢方也指揮全台警察電腦犯罪專案人員,一共出動50多名警力,兵分12路在全台進行查緝;目前已有12人被依「妨害風化」、「妨害祕密」等罪嫌,移送地檢署進行偵訊。

李宗瑞的委任律師文聞表示,檢察官在今天開庭時一共勘驗兩部片長50分鐘和20分鐘的性愛光碟,內容為李宗瑞與2名疑似在餐廳搭訕帶回的女性3P畫面;而李瑞本人雖然在開庭時還是偶有情緒高亢的回應,但在情緒、精神各方面明顯比上回穩定許多。

對於光碟的拍攝手法,李宗瑞向偵訊檢察官表示,這些影片的拍攝方式是將網路攝影機架設在電腦螢幕螢幕上方,以滑鼠和遠端按鈕遙控方式進行影像拍攝;彼此之間都是清醒,而且都是自願的,並無下藥或強迫行為。

偵訊結束後,律師文聞告訴記者,對於今天的勘驗他們相當樂觀;因為就連檢察官也表示,勘驗光碟的內容明顯對李宗瑞有利。

關鍵字: 性侵害, 網路色情 | 無評論 »

父親性侵也是性侵【2012/09/06 中國時報】

九月 6th, 2012 by a3516787

汪用和/北市(資深媒體人)

看到報上一則新聞,深深覺得氣憤痛心:為何這社會上還有這樣的恐龍法官?

這則新聞是說一名單親父親猥褻與性侵就讀國中及國小的三名女兒,但法官認為被害人被猥褻性侵時,雖覺噁心不悅,但沒說不願意或抗拒,而且父親與女兒關係良好,也悉心照顧女兒,還會燉雞湯給女兒喝,所以父親只被輕判。

法官的想法令人不解:父親會照顧女兒生活,難道就可以彌補、抵銷性侵女兒的事實嗎?(否則這為何是被輕判的理由之一?)另外,「與女兒關係良好」這句話也無疑是對女兒的二次傷害─隱藏在這句話背後的思維難道不是「按理說,妳們若真的那麼氣父親性侵,應與父親怒目相向,但妳們還是與父親關係很好啊!所以,說被性侵…(有那麼嚴重嗎?)」但法官大人怎不想想,若真與父親關係良好,就讀國小的女兒怎麼還會造句寫出「父親去死」而讓案情曝光呢?

關鍵字: 性侵害 | 無評論 »

維護隱私 才是最好的理由【2012/09/06 中國時報】

九月 6th, 2012 by a3516787

甯應斌

李宗瑞事件引發了許多討論,許多人呼籲大眾不應該流傳影像,但是有些理由只強調影片中有性侵受害人,影像流傳是二度傷害。這似乎忽略了最基本的理由應該就是:這些影片不是當事人自願流出的,因而違反了當事人保持隱私的意願。

結果,許多人覺得如果隱私涉及私德(群交、通姦、拜金、劈腿、換妻、性交易、外遇等等),那麼偷窺就是「揭發道德的假面具」,所謂「敢做壞事就不要怕人知道」。因此許多人在認定影像中女性是自願的隨便女性後,就心安理得地流傳影片。璩美鳳性愛光碟當年之所以被廣傳也大概是同樣的心理。

很多衛道人士現在大聲疾呼不要流傳影片,卻沒意識到平常灌輸給大眾的嚴格性道德,以及對於涉私德(無關公益)性行為的嚴厲譴責,恰恰使得大眾毫無罪疚感地去流傳觀看影片;還可能自以為義,因為大眾自認此時傷害的是壞人,圍觀打擊的是罪惡。

照這樣說來,在自拍性影像越來越普遍的情況下,如果要確立尊重隱私的道德共識,那麼就必須先尊重包容僅涉私德的性行為。

李宗瑞的影片不只兩廂情願的性愛,之中還有疑似性侵的畫面,那麼那些將強暴當色情的人,是否喪心病狂?看到別人受到傷害,卻還能無罪惡感的觀賞,是否沒有道德良心?

其實色情影片中原本就有強姦劇情,有些還模擬真實強姦,何以有些人能把強暴當色情呢?是否其心必異或可誅?其實這些人與一般人並無不同,我們在觀影或閱讀故事時,都能夠懸置相關道德判斷,且視需要而將真當作假、將假當作真,只集中注意或偏重劇情中的某些情節、動作或氣氛,以致於我們在真實生活中唾棄強暴、同情受害者,但是在私密的性幻想活動中(不論男女)可以把強暴當色情。這種能力並不神祕,例如道德上與實踐上絕不可能接受亂倫或群交者卻可以享受這類主題的影片。同樣的原理,愛好和平者也往往可以欣賞戰爭片,或者接受電影中的殺人場景等等。

我們可以結論說,反對流傳影片的理由,不應該是「流傳者把強暴當色情」,因為這種性幻想能力或性幻想內容本身沒有道德善惡問題;而且正如前述,過於嚴厲的看待僅涉私德的性癖好、性行為、性幻想,把當事人看作罪人壞人,反而可能正當化大眾的偷窺和流傳。只有寬容看待各種性事,認為不外乎人之常情,你我均可能是主角,因而維護隱私,才是反對流傳的好理由。

(作者為中央大學哲學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性侵害 | 無評論 »

恐龍法官!3女被狼父性侵沒喊「不」 求刑15年輕判8年【2012/09/05 NOWnews】

九月 5th, 2012 by a3516787

社會中心/彰化報導

又見恐龍判決!一名獸父日前以檢查女兒發育為藉口,先後對就讀國中的雙胞胎女兒和國小的女兒性侵猥褻得逞,其中小女兒還一度在國語作業簿上造句寫下「希望爸爸早點死」,被老師發現後趕緊報警處理。檢察官依法對這名狼父求刑15年,但法官卻認為僅管女兒心生不悅卻未說出不願意或抗拒,竟只輕判他8年2月徒刑。

這起誇張的恐龍判決,發生在彰化縣。一名男子獨自撫養3名女兒,其中老大和老二是一對雙胞胎。但男子在2004年9月起,他以檢查發育、進行性教育和如何指導未來丈夫做親密行為為藉口,對當時就讀國中的雙胞胎女兒伸出「狼爪」,從04年9月到06年6月間,他對長女猥褻4次、性侵1次;次女猥褻4次、性侵4次;連僅就讀國小的小女兒,也在09年9月至11年5月被猥褻9次。

雙胞胎姊妹之後長大出外求學,才逐漸脫離魔爪,結果父親竟將目標轉向小妹。去年5月就讀小四的小女兒,在作業簿上以「爸爸」為造句,竟寫出「爸爸去死」、「可怕的事情接二連三發生在我身上」等,老師看見驚覺有異,經過了解並詢問她的雙胞胎姐姐,才得知女童也遭到父親性侵的事實。

法院審理時,雙胞胎姐妹聲稱不明白父親為何要對她們「下手」,甚至連離家求學外宿,竟將魔爪伸向小妹。甚至小妹也在作業簿上寫下咒罵父親的字樣,法院合議庭確認定3名女兒並未表示抗議,且這名父親也悉心照顧她們生活,加上坦承犯行,因此將檢察官求刑15年的部分認為求刑過重,4日改判他8年2月。但彰化地檢署襄閱主任認為,一審判決與檢察官期待有明顯落差,之後將會研議上訴。

關鍵字: 性侵害 | 無評論 »

性侵犯 李明博:化學去勢【2012/09/03 聯合晚報】

九月 4th, 2012 by a3516787

南韓最近發生一連串性侵案令人震驚。總統李明博今日表示,除了給性侵犯佩戴電子腳鐐外,還需要實施「藥物治療」(化學閹割)等措施。

「韓聯社」報導,李明博透過廣播與網際網路的談話表示,性侵犯的重犯率遠高於其他類型犯罪,因此,需要積極在網上公開性侵犯的個人資訊,以防再犯。

南韓政壇也出現一項主張,為了杜絕性犯罪,必須針對性侵犯進行「藥物治療」(化學閹割)。李明博今日演說也提出相同主張,備受外界矚目。

李明博說,將把加強治安放在政策首位。他說,在網上傳播的淫穢影片助長性犯罪滋生,政府將在不侵害國民自由的範圍內,加強相關法律和制度。他並表示,打擊重大犯罪不能僅靠警方,各級學校、家庭和全體國民應齊心協力加強社會治安。

8月31日,一名7歲女童在家裡客廳熟睡時,被母親的網咖朋友用被子包裹綁架並嚴重性侵後,李明博緊急前往警察廳視察,並向南韓國民致歉。

關鍵字: 性侵害 | 無評論 »

« 較舊文章|

分類

其它

彙整

近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