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精黑市盛行 有人只為免費上床【2012/09/18 旺報】

九月 24th, 2012 by a3516787

楊慈郁/綜合報導

大陸不孕症患者2011年已達5000萬人,但各地合法的精子庫卻存量告急,預約排隊至少要等1至2年。這使得網路「自助捐精」大行其道,捐精者甚至要求採用所謂的「自然受孕法」。對此,大陸專家警告,其大多動機不單純,只是想尋刺激圖免費上床。

《新京報》報導,大陸共有15個合法精子庫,其中北京僅有一家,由於精子供不應求,加上程序繁瑣、所費不貲,很多求子心切的不孕夫妻於是將目光轉向「捐精黑市」。

在騰訊網QQ群裡搜索「自助捐精」可查詢到261個,成員從幾人到300人不等,他們會在名字前面標注自己的血型和需求,以便於選定和被選定。群中的捐精者大多要求以「直接捐精法」助孕,即雙方發生性行為。網友槍王透露自己曾以此方式成功助孕2次,「成功後我們都簽了協定。我一般都免費捐。」

「山東自助捐精群」中的「劍客」則是透過「間接法」,即使用沒有針頭的注射器,將精液推入求精者體內。「劍客」說,那次捐精,雙方在一家快捷酒店中進行,對方的丈夫不放心,全程在場,把注射器中的精液推入女方身體的工作,也由對方丈夫完成。「夫婦倆給了1000元(人民幣)做營養費。」

對於非法「自助捐精」,人類精子庫管理學組組長陳振文提出警告,這些捐精者的健康狀況不明,可能危害孩子。「而且有些人動機有問題,這等於是免費上床。」應堅決取締。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選孩子性別 日人流行赴泰做人【2012/07/17 聯合報】

七月 18th, 2012 by a3516787

東京特派員陳世昌/16日電

「對不起,我是Made in Thailand ,你是哪兒製造的?」

日本讀賣新聞報導日本人成群結隊到泰國「做」人的消息。讀賣說,光是2012年,至少有90對的日本人夫妻到泰國去「做」人,透過受精卵的分離技術,得到他們想要的兒子或女兒。日本夫妻九成都希望獲得女孩。

造成日本人夫妻到泰國去「製造」小孩,是因為泰國的婦產科界最近已開發出可準確將生男與生女的精子分離技術,還可在事前發現異常的受精卵,給想要生孩子的日本人便利。

在日本,將精子分離成生男與生女遭到法律與倫理上的禁止,所以日本人赴泰趨之若騖。

泰國王立婦產科說,2010年他們做的908件著床前診斷中,有八成也一併進行男女分離。這些到泰國「造」人的訊息,來自網路。

去泰國「造人」的費用,包含機票等雜費,大約總共要150萬日圓(約60萬台幣)。除了日本之外,據說中國大陸與印度也是很大的客戶。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一個捐精者的忙碌生活:每月約見10至15名女性【2012/04/29 北京新浪網】

四月 30th, 2012 by a3516787

荷蘭人艾德﹒霍本從向精子銀行捐獻,變成一名私人精子捐獻者,直接與想懷孕的女子見面。

精子銀行每次治療費用在3000至4000歐元之間,很多人無力負擔。艾德﹒霍本為那些因為時間、金錢或其他原因不能走正式人工授精渠道的人提供另一種解決辦法。人工授精在歐洲

荷蘭人艾德﹒霍本已經有了82個孩子,還有10個即將誕生。他是一名私人精子捐獻者。他的孩子遍佈荷蘭、德國、西班牙、比利時、紐西蘭等多個國家。他說他的目標是讓孩子的母親們幸福。他每個月約見10至15名女性,不收取報酬,甚至願意「送貨上門」。

在趕去孕育他的第83個孩子的路上,艾德﹒霍本走進柏林舍訥費爾德機場D抵港大廳。他穿著一條有著多個脹鼓鼓口袋的登山褲,一件羊毛衫,背著一個大背包,背包一側的口袋上裝著一瓶水。「哈囉」他打著招呼,一口荷蘭口音,「羅」說得特別重。他徑直走向巴士站,顯然在趕時間。因為要和他一起造孩子的那位女士準備早點上床,他們晚上還有安排。

霍本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長途旅行去見女人了,現在,大多是她們登門拜訪他。但也有緊急情況,比如這一次:這位女士月經週期進入第11天───就是說距離排卵還有2天───沒有人可以照看她的寵物貓。她正在城市另一頭的一個小公寓裡等待霍本的到來。她將一個充好氣的床墊放在客廳,穿上漂亮的內衣。

霍本在雙層巴士的頂層找了個座位坐下。他在柏林已經有3個孩子。剩下的79個分佈在其他城市其他國家,包括比利時、義大利、荷蘭、西班牙和紐西蘭。霍本已經將他們的名字、出生日期和性別記錄在一張Excel表格中。最大的孩子已接近9歲,最小的衹有2個月。他又往嘴裡扔了一顆薄荷糖,打了個哈欠。「我的睡眠荷爾蒙開始工作了,」他說,「但現在還不能睡覺。」

他走下巴士,在Rudow區換乘地鐵。地鐵停在赫爾曼廣場,他必須再換乘巴士,因為有段地鐵正在維修。整個行程非常累人。他看了看手錶,幾乎已經11點。「很快,」他說,「就沒有多少浪漫的機會了。」

他們計劃今晚和第二天早上分別嘗試一次。「嘗試」是指和他通過鏡子捐獻網站sperm aspender.de結識的女人性交。

霍本是一名精子捐獻者。他無償將自己的精子捐獻給想要懷孕的婦女。據他自己估計,他的成功率高達80%。他幫助成功懷孕的女人中有10位醫生。現年42歲的霍本是一名歷史學家,在他看來,孩子的母親受過良好的教育很重要。她們還必須身體健康,不吸毒,不攜帶愛滋病病毒,沒有肝炎、梅毒、淋病和其他性傳染疾病。沒有細菌導致的疾病。他要求她們提供健康檢查報告作為證據,他也提供自己的醫療報告,包括精子分析。如果精子數量少於每毫升2000萬則說明懷孕幾率不高。8000萬至1億則幾率較高。而霍本笑著說,他的精子數量約為1億「或者1.1億」。他在巴士上高聲地談論這些問題,就像在討論一個菜譜,而他是一名了不起的大廚。

在霍本看來,規則非常簡單。但是事實上,它們比霍本所說的要複雜得多。對於沒有孩子的女人,想要一個孩子並不那麼容易。在德國醫生辦公室和生育診所,實施人工授精採用的是匿名捐獻者提供的精子。精子被直接送入女患者的子宮。為了保證質量,德國醫生們編寫了36頁的行為指南。這些醫生大多又是精子銀行的老闆。在德國一共有約12所精子銀行。

簡單地說,精子銀行對顧客和精子捐獻者都有一定要求:未來母親是異性戀者,最好已婚,她們的身份不會對捐獻者透露。根據指南,捐獻者年齡不超過40歲,精子質量必須達到10項檢查標準。授精手術將被記錄在案,檔案將保存30年。精子銀行每次治療費用在3000至4000歐元之間。它們向捐獻者───大多為學生───每次支付100歐元報酬。

每年,在德國估計有1400名女性通過正式精子捐獻懷孕。其他人選擇去國外,比如西班牙和英國接受治療,這些地方規則不是那麼嚴格。精子銀行也樂意接受女同性戀伴侶或單身女性為顧客。還有的人則給住在馬斯特里赫特的艾德﹒霍本寫電子郵件,除了健康要求之外,他對尋求幫助的人沒有任何限制。他為那些因為時間、金錢或其他原因不能走正式人工授精渠道的人提供另一種解決辦法。

在德國,立法者對於一個孩子的孕育方式並不感興趣。對於一個人可以擁有多少個孩子也沒有限制。艾德創造了一個超級大家庭。雖然他並沒有違反法律,但卻並非沒有風險。根據霍本和女人們達成的協議,他沒有任何權利和義務,比如支付孩子的撫養費。但是如果有一位女士改變了想法,這些私人之間的協議在法庭上毫無意義。霍本將被裁決支付孩子的撫養費,在孩子出生後的前3年,還必須支付母親的撫養費。孩子長大後也可以提起控訴,向艾德索要經濟支持。

霍本走下巴士,又換乘火車,幾個站之後下車,消失在柏林的夜色中。

第二天,他坐在一家咖啡館裡吃午餐,喝一盃熱巧克力。他依然很累。「嗯,這是一個短暫的夜晚。」他說。霍本身高1.9米,偏胖,在充氣床墊上睡得不怎麼好。由於在地鐵和巴士上耽誤了太久,他比預定時間晚了30分鐘。「那位女士不太高興,」霍本說,「所以我們打算今天白天再試一次。」

他說,他們早上已經試了一次。霍本不得不很早起床。那位女士喂了貓,做了新鮮麵包和咖啡。早餐後,她問,「我們到臥室裡去好嗎?」

霍本不知道他這輩子到底「嘗試」了多少次。他每個月約見10至15名女士。一切從他29歲時開始,他沒有女朋友,但想要一個家庭。於是,他去了一家荷蘭生育診所,捐獻了一些精子。他捐獻很多的精子,4年後,足夠生下25個孩子。此時,根據法律,他已經不能繼續捐獻。但是,他不想停下來,於是他又去了比利時一家診所。最終他找到了一個為想要孩子的女同性戀伴侶建立的網站。

也有人通過分類廣告提供服務。典型的描寫如下:「漢斯,28歲,運動型。」但是,在霍本看來,這一方式太粗糙。多數男人會要錢,而且想要保持匿名。但他卻覺得,每個孩子從小就有權利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而無需等到成年後才通過法律渠道找到親生父親。他習慣給那些想要孩子的女士寫一封長信。

霍本說,9年前,他第一次蓄意成為一名父親。為此,他專程到阿姆斯特丹附近一座小城去孕育這個孩子。他從不向未來孩子的母親收取費用,衹要求償還部分旅費。此次約他來柏林的女士付給他130歐元,補償他乘坐飛機和公交的錢。她還負責提供三餐。當他坐在咖啡館裡時,她正在自己的公寓裡做午餐───蘑菇奶油盪、火腿煎蛋和沙拉。他必須在下午兩點返回。他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衹懷錶。還剩下一點時間。

當他決定要第一個孩子時,他告訴了自己的哥哥和姐姐。他們都曾是嬉皮士,霍本口中的「無政府主義者」。兩人對他表示祝賀,認為這是件好事情,和獻血差不多。他們認為,他在幫助他人創造生命。他說,「最初,我衹約見荷蘭女人,把精子裝在盃子裡交給她們。」然後他中斷對話。回公寓的時間到了。第二次嘗試安排在午餐之後。

第二天,一名金髮女子走進了柏林另一間咖啡館。她就是約見艾德的女士。她坐下來,要了一盃茶。她身材瘦削,有一雙棕色大眼睛,由於怕冷戴著厚厚的毛線帽子。衹要不透露姓名,她並不介意接受採訪。她顯得很輕鬆。當然,現在她還不知道是否成功懷孕。「現在還很難有任何感覺,」她說,兩週後在平常來月經的時候她將知道更多信息「時間很快就會過去。」

她抬起頭,害羞地笑著說:「昨天壓力很大。」早上第一次嘗試很順利。但下午第二次嘗試則不太成功。最後她說:「他的身體狀態已經不那麼好了。」

過去5年,她一直想要一個孩子。在這個問題上她都成了一名專家。「有的人說,妳不能一天做兩次。但是做兩次意味著精子在身體裡多待5個小時。」她認為這可以增加懷孕的幾率。她做了很多她認為有助提高懷孕幾率的事情。在每次嘗試後,她會平躺15分鐘。她不喝酒,改變了飲食習慣,增加脂肪攝入,偶爾吃冰淇淋。她更喜歡「自然方式」,即和捐獻精子的男人發生性關係。

「對於這個問題,我非常實際。」她說,她也有一些自己的規則。她不介意親吻。她會穿上漂亮的內衣,但不是最好的。結束後,平躺的15分鐘裡她會和他簡單交談一下。

作為曾長期在美國工作的擁有博士學位的分子生物學家,她很清楚該怎麼做。她研究過很多複雜的生物問題,包括涉及蛋白質、遺傳編碼和DNA排序的問題。她曾有過幾個男朋友,但是在那期間她並不想要孩子。然後,她滿了30歲,決定想要一個孩子,但這時她已經沒有男友。「妳真的想等待那個命中注定的人到來嗎?」她問自己。她開始上網搜索,一開始衹找到一些色情網站。然後,她碰到了sperm spender.de,翻閱了幾個精子捐獻者的檔案。

格哈德───身高:1 .83米。年齡40歲。頭髮:濃密。是否戴眼鏡:是。是否全國範圍內捐獻:是。方式:自然。婚姻狀況:有固定伴侶。

馬庫斯1976───身高:1 .72米。年齡:35歲。頭髮:濃密。體型:稍胖。

最初,她選擇了一名有兩個孩子並公佈了體檢報告的警察。但是,他不停地要求在停車場見面,即使在她不可能懷孕的日子。這讓她頓生懷疑。後來她又見過一名建築師,但他出汗太嚴重。之後還有一名拉丁舞者,但此人不太可靠。

她中斷了幾年,最後在網上創建了自己的檔案。馬斯特里赫特的艾德﹒霍本與她取得聯繫。他給她寫了一封長信。艾德與眾不同。去年12月,她第一次見他,之後每隔4周見一次。艾德可靠、熱心、知道如何談論愛情。她從沒有和人談過這個話題,無論是和其他精子捐獻者、前男友還是自己的父母。和艾德見面後,她不再去舞蹈俱樂部,不再上網找人打發時間。她把時間都用來找一份新工作和等待艾德。她根據自己的月經週期安排生活。

「艾德絕不會帶來任何問題。妳甚至不會注意到他。」她說。但是昨天下午還是出現了問題。他知道他著急趕6點的飛機。她應該在4點時聽到教堂的鐘聲。她臨時改變了主意,決定選擇盃子方式(將精子裝在盃子裡)這種方式更快捷。盃子裝滿之後,她用一條毛巾包起來,放在散熱器上保持溫度,然後騎車去藥店買了一根注射器。回家後,她慢慢地將精子注射進自己的體內。

那時,艾德已經離開很遠了。他回到機場,再坐飛機返回馬斯特里赫特,回到自己居住的公寓。當晚他還有客人。一對來自德國亞琛的女同性戀伴侶。

兩天後,他打開房門。來自亞琛的那對同性戀伴侶依然沒有離開。艾德走進房間,在電視前的躺椅上躺下。旁邊餐具櫃上有一個數字相框,圖像每兩秒變化一次。顯示他的82個孩子的面孔。「多麗絲……愛麗莎……艾米莉……艾米莉……芬」,艾德一個個念出他們的名字。

1979年,他和母親搬進這間公寓,當時他衹有10歲。他的賣鞋的父親剛剛離開他母親。他22歲的哥哥死於多發性硬化癥。在哥哥下葬後,所有人都走了。艾德走到棺材邊,發誓他永遠不要再忍受這樣的痛苦。他知道如果和別人走得太近,就可能經歷同樣的痛苦。他同樣可能失去他們。於是在那之後,他試圖迴避他人。

他經常逃課,他的母親也願意給他寫病假條。他是個胖乎乎的孩子,高中畢業後,他去軍隊服役,在汽車修理部記賬。後來他成了普通士兵,曾被派駐德國。退役後,他返回馬斯特里赫特,在大學學習歷史。然後他成了一名城市嚮導,繼續和母親住在一起。直到這時他的人生中並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事情。

女人讓他覺得像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生物。女人們都喜歡英俊的,身材好的男人而不是像他那樣的。學生時期,艾德有時在派對上喝酒後也會和女孩接吻擁抱,這就是他的全部浪漫生活。換句話說,2002年,當他開始私下向女人提供精子時,他沒有任何性經驗。

他沒有告訴自己的母親任何事情。晚飯後他登門拜訪那些女人的公寓。最初,她們都是住在附近的人。他消失進一個房間,不久後拿著一個裝滿精子的盃子出來,交出盃子。再開車回家,回到自己的房間,悄悄躺下。

2004年,他碰到一對夫婦。男子是荷蘭人,患有不育癥,女子是南美人。他們明確告訴他,他們不衹想要一盃精子。這位丈夫說,他們希望他們的孩子在自然的親密的、有激情的方式下孕育。他的妻子教會34歲的艾德什麼是激情。在那之後,霍本熟練掌握了自然的方式。讓他感到驚訝的是,其他想做母親的人也願意和他發生性關係。她們可能是同性戀者、可能是經過丈夫同意的異性戀。有時他們會在旁邊看。或是出去散步、看電視。

2005年,霍本把捐獻精子的事情告訴了他母親,但她並沒有說什麼。2007年,她搬進了一幢帶電梯的公寓。從那之後,女人們開始光顧霍本的公寓,就睡在客房,也是霍本的原來的房間。他自己洗衣服,但他母親依然給他熨襯衣,打掃公寓。他每週帶她出去吃兩三次飯。在他不和母親見面的日子,經常有女子或夫婦登門拜訪。

42歲的克里斯蒂娜站在霍本的廚房裡做晚餐。她的32歲的妻子正在客房裡。因為她不想被看到。她們倆是第一次來馬斯特里赫特。她們晚了。這是月經週期的第13天,最後一天,最後的機會。他們衹嘗試了1次,就是在第一天晚上。

克里斯蒂娜在切洋蔥。她曾經和一名男子結婚,生了一個孩子。過去5年,她和妻子一直嘗試要自己的孩子。她們有一個舒服的家,原本想要收養一個孩子,但是,在她們居住的地方,同性戀伴侶成功收養孩子的幾率很小。她們從沒想過去精子銀行。她們還希望孩子從小就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於是,她們開始詢問周圍的朋友,通過同性戀圈子,通過男女同性戀協會打聽消息。她們找到了一些人選,但是過程非常困難。她們最後找到了一名45歲的「非常想當父親的」同性戀男子。她們和他嘗試了一年,用盡各種方法:盃子、醫生的方式、試管。結果這名男子的精子衹有20%還能游動。在這個過程中,克里斯蒂娜和她的妻子學會了很多東西。但現在,她們花光了錢。為了孕育一個孩子,她們花掉了2萬歐元。現在,艾德﹒霍本是她們唯一的選擇。

霍本從躺椅上坐起來,走進書房。在書架上擺放著一些歷史書。書桌上有幾個小雕像,包括一個孕婦雕像。他打開電腦,打開E xcel文件,大聲讀出名字。他衹按照年份計算了一個總數。2011年總計誕生11個孩子。歷年總計:45個女孩,35個男孩。這就是他的賬本。他還不知道其中兩個孩子的性別,他們的母親沒有告訴他。他也沒有問。這是雙方達成的口頭協議:雙方對另一方都沒有任何責任和義務。但是,多數母親願意保持聯繫。他們會在聖誕節寫信,寄來孩子的照片。霍本從不回信,他說太花錢了。在浴室的牆上有兩本孩子們的日曆。他想了一個辦法幫助他記住數碼相框中的孩子們的名字,當然照片是按字母順序儲存的。

「目前有10位女士懷孕了。」他說著關掉Excel文檔。然後,他又打開sperm asender.de網站,在上面又收到幾個要求。他一邊說話,一邊將名字剪貼到電子郵件開頭,再將寫好的長信粘貼到郵件中點擊「發送」。

霍本關上瀏覽器和電腦上所有其他窗口。桌面衹剩下屏保,是一張年輕漂亮的西班牙女子的照片,長長的棕色頭髮。「我的女朋友。」霍本解釋說。他看了這張圖片很長時間,最後說:「是的,她也是向他借精子的女子。」艾德認識她衹有3個月。她是他的第三任女友。前兩個也是通過精子捐獻認識的。第一個無法接受他繼續捐獻精子。第二個也離他而去。他第一次體會到心碎。

自從成為精子捐獻者以來,霍本才開始經歷別人通常在青少年時期就會經歷的事情:第一次做愛、第一次戀愛,第一次失戀。他也學會了,在痛苦分手之後,生活依然會繼續。42歲的他開始彌補青少年時期錯過的東西。

他說,「我的女朋友說,我做的事情衹讓我更有趣。」她很快又將來拜訪他。可惜的是,迄今為止,她還沒能懷上孩子。當被問到,他是否會為他的女朋友停止現在做的事情。霍本回答說,「不。」然後,他又猶豫地補充說「也許。」

現在,他還沒有考慮終止自己的精子捐獻事業。他還在和一名越南女子聯繫。還有女子───暫且叫她皮婭───想要再和他要個孩子。皮婭已經和霍本有了一個孩子。一個2歲半的男孩,名叫馬克斯,霍本的第59個孩子。40歲的皮婭住在德國某大城市。她的戀愛關係總是非常短暫。她總是在交往8個月後提出分手。她在父親和哥哥的陪伴下進了產房。她參加的是專為單身母親開設的產前學習班。她衹到馬斯特里赫特去拜訪了霍本一次。在那裡她選擇了盃子而非自然方式。她說,她想要獨自完成這事。她走進客房,將一個靠墊放在屁股下面,打開音樂,點燃蠟燭。她說,「我想要給自己造個孩子。」現在,皮婭每天從托兒所接這個孩子回家。

但是,自從馬克斯出生以來,她幾乎每天都要和青年福利辦公室打交道。她領取失業救濟,青年福利辦公室負擔通常由孩子父親支付的撫養費。如果她被發現在申請表上撒謊,將需要交還所有的錢,還將因「救濟金詐騙」受到指控。

政府機構做了詳細的調查。皮婭被要求列出馬克斯出生前曾經和她有過性關係的所有人的名字。然後,子女撫養費機構的員工們像偵探一樣,一個一個地和這些男子取得聯繫。

皮婭需要錢,所以她撒了謊,但她同樣需要這個孩子。她說,她比任何時候都快樂。馬克斯有81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霍本和眾多的女人生下了孩子,這些她都不在乎。她說,「他給了她們每個人特別的感覺。」當其他的孩子問馬克斯他的父親是誰,他什麼都不說。皮婭給他買了一本針對4歲及以上孩子的性教育書,他們偶爾一起翻看。書的主角是一位沒有丈夫的母親,但她認識的一位友好的男子把自己的精子給了她。

每年,皮婭和馬克斯都會拜訪這位友好的男子。為了迎接他們,霍本會在馬斯特里赫特租一家餐廳,同時邀請他所有的孩子。上次聚會時,來了15個孩子。那是在5月。每個人都坐在室外一張長桌上。艾德給了每個孩子一份禮物,一個小球。

皮婭描繪了馬克斯如何邁著小步子走向艾德,她說這很反常,因為他通常並不是一個大膽的孩子。馬克斯在「艾德爸爸」的腿上坐了一會。然後他們就離開了。

像艾德所有的孩子一樣,馬克斯也繼承了他的中間凹陷的圓下巴和一雙大腳。孩子們大多繼承了母親們的眼睛。他們現在還很小。當他們長大後,將開始問問題,並想要知道答案。也許他們想要和他建立親密的關係,要求父愛,或者他們也許想要經濟支持。

當被問到,他是否擔心這類事情時。霍本回答:「擔心什麼?」假如有一天,他們一起找上門來,他說,「這將是我所希望的」,如果他們想要錢,他說,我沒錢,反正肯定無法負擔80多個甚至上百個孩子的生活。

一天晚上,艾德坐在馬斯特里赫特一家燒烤餐廳裡,身穿一件印有德文「警察」字樣的綠色T恤。他享用著一大塊牛排,喝著紅酒。他用一張紙巾搽干凈手。用拇指摸了摸他的大肚子。體重現在已經不再讓他感到困擾。他說,維多利亞、喬安娜還有其他所有的女人都說,他現在這樣挺好。

現在,當女人們登門拜訪,他喜歡她們做他最喜歡的食物───都是肉食。這是件新鮮事。同樣新鮮的是,他不再帶著她們遊覽城市。在她們逗留期間,他不再整天待在家裡。他要求女人們把照片發給他看,現在他希望她們不要太高或是太胖。75%的情況下,他會和她們發生性關係。

他說,「我的女朋友說,我很男人。」網絡論壇邀請他到遠至美國的地方談論作為私人精子捐獻者的感受。他一邊切牛排,一邊滔滔不絕。看上去興奮得像是喝醉了。吃完牛排後,他掃了一眼他的手機。又有一條來自sperm aspender.de網站的信息。來自一名當天下午曾給他發過一條短信的女子。她想要見面。

原文:Barbara Hardinghaus

原載:《Spiegel》

網址: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europe/0,1518,827123,00.html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美國精子輸出 全球第一【2012/04/14 中國時報】

四月 14th, 2012 by a3516787

劉屏/華盛頓十三日電

美國總統歐巴馬施政方針之一是擴大出口。統計顯示,美國至少有一項產業的出口值不斷成長,而且產值高居全世界第一位,就是精子。

《時代》周刊一篇文章〈為什麼美國精子是熱門商品〉,分析美國精子產業在全球獨占鰲頭的原因:第一,美國法律容許匿名提供精子,「貨源」豐富;第二,美國的人口眾多,而且種族多元,「樣本」夠多;第三,品質管制嚴格,顧客口碑好。

文章說,美國精子已出口到至少六十餘國,而且繼續增加,因為愈來愈多國家禁止匿名授權,也有不少國家限制授權次數(例如英國以十次為限)。

全世界最大的精子銀行在加州,去年營業額為美金二千三百萬元。全美精子銀行的年營業額估計為美金一億元。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嚴格規定,體檢之後至少一百八十天才可授精,因為愛滋病的空窗期是一百八十天。精子銀行要調閱授精者的病歷─本人以及上三代。一次授精收費美金六十元。大部分精子銀行准許授精者在二年內提供一千次,亦即授精在二年內可賺美金六萬元。

授精者的基本條件是擁有大學以上學位,身高一七五公分以上。如果有博士學位,一次最多可賺美金五百元。一位加拿大的猶太裔單身女子「莎莉」想懷孕,最後找到華府近郊的精子銀行,實現了心願─提供精子的男性高大、健壯、聰明、英俊、而且是猶太人。一對雙胞男孩現已七歲。

授精的男子塞斯樂(Ben Seisler)有一天心血來潮,想看看他的精子孕育了多少人,赫然發現已逾七十人。那還是幾年前的數字,現在可能達到一百四十人。問題來了,塞斯樂的未婚妻獲悉後大怒,他自己也覺得自己很蠢。試想,萬一有一天,跑來一個人,認他是父親,要求撫養費;或者他過世,冒出一大堆人要求分遺產;怎麼辦?而且這些後代彼此不相識,會不會出現近親結婚?

世界衛生組織前幾年估計,全世界不孕夫婦在六千萬至八千萬譜。很多國家開放女性同性戀者及單親懷孕,因此美國的精子產業方興未艾。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英國不孕症專家捐精自己來 子女恐達6百人【2012/04/10 中國時報】

四月 10th, 2012 by a3516787

潘勛/綜合報導

在兩名捐精後代鍥而不捨追蹤下發現,奧地利裔英國不孕症專家魏斯納(Bertold Wiesner)從一九四○到六○年代,透過自己夫婦在倫敦開設的助孕診所,以精子捐贈的方式,協助不孕夫婦生下約一千五百名小孩,但魏斯納本人也在捐精者之列,估計他生下的子女可能多達六百人。由於診所的醫學檔案已全部銷毀,這些子女及其後代要追查彼此血緣關係有困難。

《每日郵報》八日報導,加拿大導演兼劇本作家史蒂文斯(Barry Stevens)及英國倫敦律師高蘭齊(David Gollancz)發現他們為同父異母兄弟後,追蹤原因,找到了魏斯納及妻子芭爾頓(Mary Barton)開設的助孕診所。

魏斯納夫婦診所的顧客為中、上階層人士,還保證捐精者是聰明才智之士,甚至「上議院議員」。魏斯納夫婦向朋友們要求提供精子,但捐贈者不多,咸信因為如此,魏斯納於是自己「貢獻」,該診所捐精最多者便是魏斯納本人。

二○○七年進行的DNA檢驗發現,在十八名一九四三到一九六二年間在該診所受孕生下的人當中,即有十二人(占三分之二)是魏斯納的種。高蘭齊說,若以魏斯納一年捐精廿次保守計算,估計他的子女人數可能達三百人至六百人,誠可謂族繁不及備載。

魏斯納夫婦一九四五年發表論文談論他們的成果,引發一名上議院議員譴責其所作所為是「惡魔之舉」,當時英國坎特伯利大主教費雪也要診所關門,最後芭爾頓把醫學檔案全部銷毀。魏斯納一九七二年去世,得年七十,芭爾頓則在二○○一年逝世。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荷蘭一老父捐精助兒子生育 引發倫理爭議【2012/03/27 中廣新聞】

三月 28th, 2012 by a3516787

中廣新聞/黃玉文

荷蘭一名男子與妻子結婚三年無法生孩子,竟然請求老父親為他們捐精子。此事曝光後引發強烈的倫理爭議。

英國「每日郵報」,這對夫妻已經找到一家願意幫他們完成人工授精的診所。未來如果這對夫婦成功生下孩子,孩子對於這位在「生物學」上「同父異母」的哥哥,要叫他「爸爸」,而「生物學」上的真正「親生父親」,則要叫成「祖父」。

報導說,家庭成員之間捐贈精子、卵子或者子宮儘管不是十分常見,但是並不違法。但是像荷蘭的這對夫妻的做法,往往引發複雜的倫理問題。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試管嬰入美籍 需先證明「精卵」產地【2012/03/20 聯合晚報】

三月 21st, 2012 by a3516787

編譯朱小明/綜合報導

僑居以色列的美國公民艾莉‧拉維生下一對試管嬰兒雙胞胎,前往美國駐特拉維夫大使館為寶寶申請美國國籍時赫然發現,由於無法提出精子或卵子捐贈人的國籍證明,她的雙胞胎女兒沒有美國公民資格。移民專家指出,試管嬰兒日益普遍,美國政府的公民資格規定已經過時。

在美國境內出生的小孩,無論父母國籍,都自動成為美國公民,這是所謂的「出生地主義」。而根據「血統主義」,在美國境外出生的兒童,只要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是美國公民,也可取得美國公民身分。甚至美國人收養的外國小孩,也可取得美國公民身分。

獨獨在海外出生的試管嬰兒被美國移民與國籍法擋關,目的在防止有人為了取得美國國籍而宣稱別人的孩子是他的後代。

目前約有20萬美國人定居以色列,多數擁有雙重國籍,由於在以色列做試管嬰兒免費,不孕婦女勇於嘗試。

「今日美國」報導,40多歲的單親媽媽艾莉談到為女兒申請美國國籍的不愉快經驗說,工作人員在櫃台裡透過麥克風問她:「這是妳的小孩嗎?是否在不孕症診所受孕。」讓她十分難堪。

艾莉不知箇中蹊蹺,坦然承認女兒是試管嬰兒,大使館人員告訴她,如果無法證明精子或卵子捐贈者擁有美國國籍,她的女兒沒有美國公民資格。

由於精子和卵子銀行大多對捐贈人身分保密,要取得國籍證明非常困難。美國試管嬰兒父母的支援團體指出,許多在美國境外做試管嬰兒的父母為了避免麻煩,多選擇返回美國生產,或在為子女申請公民身分時隱瞞實情。

專精美國移民法的以色列律師華格爾指出,美國國務院對國籍法的解釋有些矯枉過正,為了防止有人鑽漏洞,竟然不讓辛苦懷胎九月的美國媽媽和孩子同國籍。

而且按照國務院對移民和國籍法的解釋,在美國境外出生的試管嬰兒,即使父母不是美國公民,只要能證明精子或卵子人擁有美國公民身分,孩子也是「美國人」。

艾莉說:「女兒是我生的,當然是我的孩子;如果我在美國生產,孩子也自動成為美國人。」面對不合理規定,她已經放棄為了女兒申請美國國籍。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美36歲處男生14子 捐精遭制止【2012/01/17 中廣新聞】

一月 19th, 2012 by a3516787

郭希誠

處男也可以當爸爸。美國加州矽谷一名三十六歲的科技工作人員「阿森諾」靠著捐精子給不孕的婦女,已經成了十四個孩子的爹了。

上個月,美國聯邦藥物管理局指控「阿森諾」將未經檢驗的精子捐給他人,可能傳播疾病,危害他人。他們規定他立刻停止捐精,還將罰他十萬美金,他也可能因為無心傳播傳染病判刑一年。

「阿森諾」自己設立了一個精子銀行捐精。他接受電視節目訪問的時候說,他這輩子都沒跟女性上過床。他說,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捐出去的「有機精子」上。他還給這種作法創造了一個新詞「只捐不做的性愛」。

他的話一出口立刻引來滿場觀眾的鼓掌喝采。主持人聽說他三十六歲了都沒失過身,則頗為吃驚。

他還說,他保持自己精子健康、無污染的唯一目的就是要造福不孕婦女。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美男子網路捐精 FDA禁止【2011/12/12 中央社】

十二月 12th, 2011 by a3516787

7年來,36歲的加州男子艾森諾(Trent Arsenault)自行捐出精子,成了14名試管嬰兒的生父。如今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已禁止他繼續免費提供精子。

艾森諾接受新聞網站「哈芬登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訪問時說,第1次捐贈精子是因為看到有名女老師在社群網站發表文章,希望徵求精子,一圓她升格人母的夢想,因此他主動提供協助。

艾森諾表示,自從女老師順利生下寶寶之後,「我就開始收到別人寄來的電子郵件,我也了解到這方面的市場需求確實很高。」他表示,昂貴的試管嬰兒對於低收入家庭以及同性伴侶來說,更是取得不易。

在自行架設的網站上,艾森諾免費提供精子給任何有需要的民眾,也提供他自己從小到大的疫苗注射紀錄、病歷資料,以及證明自己沒有性病的檢驗報告。他說:「我是幫助有需要的人,並不是在做生意。」如今他已經是14名試管嬰兒的親生父親。

不過,艾森諾的行為引起FDA注意,認為他也應該受到精子銀行的相同規範。

FDA除了派員到艾森諾住所突擊檢查,也對他下達暫時命令,禁止他繼續免費提供精子。

艾森諾表示,會等到FDA的禁令正式生效時,才會停止提供精子的「助人」行為。他也表示,目前有兩名孕婦的腹中胎兒都是經由他提供的精子人工受孕而順利懷孕。

關鍵字: 人工生殖 | 無評論 »

父為捐精者 尋根發現手足達千人【2011/10/11 中國時報】

十月 13th, 2011 by a3516787

潘勛/綜合報導

加拿大導演兼劇本作家史蒂文斯(Barry Stevens)的生父為捐精者,他為了尋根製作紀錄片,發現生父與精子銀行合作卅年間,所生子女也就是他的異母手足,可能高達千人;再加上其他案例也發現因試管嬰兒手術而生下許多同父異母子女,令專家憂心未來因不知情而亂倫、甚至生下畸形兒機率將大增。

史蒂文斯尋找生父及異母手足,並把過程拍成紀錄片。他表示,不能排除單一捐精者生下的子女可能會邂逅、做愛,甚至捐精者在不知情下與女兒亂倫。

史蒂文斯的紀錄片憑添眾人憂慮,擔心美、加對精子捐贈法令管制鬆散。有項國際準則規定,同一精子捐贈者讓受贈者懷孕的上限為廿件,丹麥限制在廿五胎,英、法也有限制,但美、加付諸闕如。另外,有人想生下「訂製」嬰兒,依眼珠顏色、身材或智商從捐精者型錄挑選,造就「明星捐精者」,留下為數龐大的後代。

加拿大卡加立(Calgary)大學生物倫理學教授貴瓊表示,同一捐精者的後裔因非自願、不知情而發生亂倫的機率,其實比一般認為的來得高。因為會找精子銀行的人具備相同社經地位,住在同一市區,而非隨機分布。

偷吃成性 缺自信或性狂躁【2011/10/12 蘋果日報】

李姓男子結婚近三十年至少外遇四次,兩性作家江映瑤認為,這種行為可稱為「習慣性外遇」,此種男人通常心理匱乏、沒自信,如果剛巧經濟條件許可,就會持續透過和不同對象出軌的方式來證明自己魅力,而且通常會對外遇對象非常好,卻刻意糟蹋妻子。

亞東醫院精神科主任馮榕指出,婚後外遇不斷是否肇因於精神出問題,無法驟下評論,但臨床上有一種「性狂躁症」(Lymphomania)的類似疾病,典型症狀是病患「對性的需求過度強烈,程度遠遠超過一般人」,病患本身沒有病識感,通常都是造成生活困擾後,病患伴侶才登門求助。

伴侶若原諒難告通姦

馮榕說,性狂躁症的患者男女都有,有些會不斷尋找不同性對象,有些則專注在同一對象反覆發作,嚴重者須就醫請求協助。

律師蔡明哲則提醒,根據《刑法》規定,配偶外遇時,另一方若曾表示原諒,事後就無法再提告通姦罪。但以本案為例,雖然這對夫妻曾簽切結書,但不代表妻子已原諒丈夫外遇,況且丈夫簽完切結書後又不斷外遇,妻子仍可針對後來的外遇行為,再蒐證提告。

記者郭芷余、王吟芳

關鍵字: 人工生殖, 家人戀 | 無評論 »

« 較舊文章|

分類

其它

彙整

近期文章